大众“台柱子”入职长安!官至副总裁,掌管全球设计,变脸计划启动-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3-10-30 10:51:09

虽然贵,但效果好‍‍‍‍‍‍‍‍‍‍‍

作者|王磊 楚门

节后第一天,长安汽车空降了一个外籍高管。

原大众集团全球设计负责人、世界知名汽车设计师克劳斯·齐乔拉,正式担任长安汽车副总裁,负责长安汽车全球设计。

这个职位相当高,可能你对这个“老外”也比较陌生,不过他设计的车,你一定很熟悉,甚至还开过。

比如大众在全球的畅销车型——高尔夫,其第5到第8代的设计,正是出自克劳斯·齐乔拉之手,正因此人们也把他称为“高尔夫之父”。

他还曾主导或参与帕萨特、甲壳虫、大众ID.系列等车型的设计,甚至还参与了布加迪威龙的产品设计。

来源:Volkswagen

长安邀请这么一位大佬加盟,目的显而易见,既可以凭借克劳斯·齐乔拉的丰富经验提升产品设计,又能汲取克劳斯·齐乔拉的全球化设计理念,加快国际化布局。

其实中国车企邀请外国设计师造车早有先例,而且不少都大获成功,比如魏牌最初的设计负责人皮埃尔、让比亚迪新车焕然一新的沃尔夫冈·艾格等。

说到底,除了技术,大多数人买车还是靠眼缘,不过从目前卖得不错的车型来看,很多优秀的设计都出自外国人之手。

中国人的车,什么时候才能完全靠自己设计出来?

01从大众到长安

克劳斯·齐乔拉于1961年12月出生于德国汉堡,今年62岁。

1989年,他作为内饰设计师正式入职大众汽车,11年后,齐乔拉升任大众汽车内饰设计负责人。到了2002年,克劳斯·齐乔拉从“内”转向“外”,开始负责大众汽车的外饰设计,直到2007年升任大众汽车全球设计负责人,并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12年。

来源:长安汽车

齐乔拉30多年的职业生涯大部分都是在大众,在大众的30年间,齐乔拉曾参与、负责多款全球热销车型、明星车型的设计工作,包括但不限于高尔夫、布加迪威龙、重新设计甲壳虫等。

还亲自设计“四代大众家族化设计产品系列”,主导第五代、第六代、第七代、第八代高尔夫的设计,这也让高尔夫成了一款全球热销的经典车,简洁、实用的设计成为了许多后来车型学习的对象。

齐乔拉不仅设计过不少燃油车,ID.系列新能源车型和奥迪e-tron系列车型的设计也由他操刀。

2020年开始,克劳斯·齐乔拉成为大众集团全球设计负责人,主管大众旗下12个品牌的设计工作。

来源:长安汽车

作为一名从业多年的汽车设计师,齐乔拉在全球设计领域中获得过一系列大奖,比如所有设计师都梦寐以求的著名德国红点设计大奖,齐乔拉和团队曾凭借高尔夫、甲壳虫、帕萨特等多款车型多次获奖。

其本人还曾出任德国iF产品设计奖(iF Industrie Forum Design)陪审团,CDN国际汽车设计大赛人物评委,并多次获得德国知名汽车杂志《Auto Bild》颁发的最佳设计奖。

来源:长安汽车

可以说,克劳斯·齐乔拉在汽车设计界的地位举足轻重,加盟长安也是这位年过60的设计大师,从业多年后的首次“跳槽”。

对于一位顶尖的设计师来说,全新的设计不亚于重塑一个汽车品牌。加入长安之后,如何给长安打造一套全新的设计语言,是他面临的最大课题,我们也可以期待一下长安下一代产品的设计了。

02那些年最强辅助们

虽说决定一款车卖得好坏不能单靠颜值,但事实是,一辆车如果设计的很丑,你很难再有兴趣了解它的内核。

即便是智能驾驶宣传再厉害,用料有多么奢华,都不如一个长得好看有冲击力。毕竟人们对于美的东西都有着高度认同,放在汽车上同样如此。

要说引入强外援效果最明显的,莫过于已经是国内自主品牌新晋大哥比亚迪了。

2016年,比亚迪招来了前奥迪设计总监沃尔夫冈·约瑟夫·艾格,担任比亚迪全球设计总监。

和克劳斯·齐乔拉一样,沃尔夫冈·约瑟夫·艾格也是在1989年就参加工作,当时入职阿尔法·罗密欧品牌,30岁的时候成为阿尔法·罗密欧首席设计师。

来源:AUDI

后来还出任过西雅特、蓝旗亚的设计负责人,2007年开始担任奥迪设计总监,曾经主导开发了奥迪TT、奥迪R8、奥迪A3、奥迪A6、奥迪Q7等多款车型,以及兰博基尼品牌车型的设计。参与了这么多经典车型的设计,足以让其进入顶级汽车设计师的至高殿堂。

2017年上海车展上,沃尔夫冈·艾格带着入主比亚迪后的第一个作品“王朝概念车”首次亮相。这款车从中国“龙”元素中汲取灵感,出现极具辨识度的“龙脸”造型,当时这款车一亮相便技惊四座,自此形成比亚迪新车独有的“Dragon Face ”设计语言。

来源:比亚迪

曾有不少观点认为,是沃尔夫冈·约瑟夫·艾格的新设计,才让比亚迪得以重生。现在比亚迪的王朝、海洋两大体系,都是Dragon Face设计语言的传承。

不止比亚迪,曾靠“最强辅助”得以冲高的还有长城。

在长城汽车工作期间,前宝马首席设计师皮埃尔·勒克莱克,先后完成了VV7、VV6以及VV5车型的造型设计。

来源:BMW

当时VV系列的前脸可以说相当能打,即便放在现在也不过时。正是WEY的出现,带动了长城一改原有的品牌印象,开始冲击高端。

加入长城汽车前,皮埃尔·勒克莱克先后在Zagato、福特和宝马等品牌担任设计师。

在宝马工作期间,先后完成了宝马X5和X6等车型的造型设计,随后由高级外观设计师升职至宝马首席设计师,负责领导宝马M系列车型的设计工作,主导M系的期间,X5M、X6M便是其得意之作。

来源:BMW

不过可惜的是,长城汽车在2017年并没有能够留住这位设计大师,2018年,长城又重金聘请了另一员大将,前路虎汽车的设计总监——菲尔•西蒙斯。

除了上述以外,太多太多的国内车企也早已开启了求贤若渴的模式,比如出任吉利汽车集团全球设计副总裁的史蒂芬·西拉夫,曾一度主导大众欧洲,奥迪,奔驰的设计,给吉利带来了MPV车型极氪009。

来源:吉利汽车

红旗汽车也引入了前劳斯莱斯的设计总监—贾尔斯·泰勒,带来的首款作品便是两年前上海车展上亮相的红旗L-Concept概念车。

03中国设计师跑步进场

十几年前,国产汽车并没有太多原创的设计,不少车企确实都走了“山寨”的捷径。

早期的吉利汽车,因为李书福痴迷于奔驰车型的设计,1998-2002年间陆续推出的豪情、美日、优利欧,满满都是奔驰的设计元素。

把抄袭和复制光明正大搬到台面上的,还要数众泰。众泰汽车前董事长吴建中曾公开表示,“众泰汽车采用的就是‘拿来主义’,通过引进国外车型和技术,来达到快速发展的目的,这是众泰汽车整合式运营的一大特色。”

当时印象最深的一句广告词就是,听说你想开保时捷,所以我来了。。

凭借“皮尺部”,众泰有过一段高光经历。模仿保时捷Macan的众泰SR9,号称上市当天就接到了20000辆的订单,实现了单月销量超5000辆。

2015年,众泰推出了抄袭大众和奥迪设计元素的众泰T600,这款车在2015年全年销量达到了12万辆,依靠众泰T600和众泰SR9,2016年众泰汽车销量同比增长50%,销量达33.31万辆。

不止众泰,很多自主品牌也开始设立“皮尺部”,彼时车企的设计水平远不能和国际接轨,甚至在成立初期没有自己的设计团队。

正因这样的发展历程,导致国内形成一个根深蒂固的概念——进口车好过合资车,合资车好过国产车。

好在中国品牌开始重视原创设计,为了补齐颜值的短板,许多车企不惜重金聘请国际大师加盟设计团队。

来源:比亚迪

都说外来的和尚会敲钟,迎来这些长袖善舞的海外设计师后,中国品牌的车型,终于有了自己的“家族式”前脸。而且通常情况下,聘请这些海外设计师的薪资要比在欧美企业高的多,但事实证明效果还是非常好的。

2019年,《华尔街日报》曾发布一篇报道——《中国汽车价格仍然低廉,但它们不再丑陋》,称中国品牌的车型历来是既廉价又丑陋,但随着外国设计师的加盟,中国汽车的外观开始转型了。

只不过遗憾的是,现在的中国车企缺乏做高端车型的经验,也很难培养出自己的设计师,所以这段时间还是得借助“老外”的力量。

当然,有些车企还是非常大胆的,比如特斯拉,就在中国设立了设计研发中心,招募本土设计人才,称要打造“中国风”特斯拉。而奥迪、本田等在电动化领域,都开始启用中国设计师。

接下来,就看谁能设计出纯正的中国车吧。

原文标题:大众“台柱子”入职长安!官至副总裁,掌管全球设计,变脸计划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