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战略难题之二:电动平台和电池(中)-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3-10-27 10:42:01

电动汽车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2035禁售燃油车只是第一步,加州气候立法还要切断对石油的依赖。2022年5月10日,加州空气资源局(CARB)公布了厚达228页的“气候变迁计划草案”,阐述了如何逐步切断汽车、卡车、飞机、轮船、住家、商业和经济对石油的依赖,普及风能、太阳能等再生能源和电力车,推动碳捕捉和封存,并大胆承诺2045 年大砍91% 的石油用量。

计划要求,2026年起所有新住房的锅炉、炉灶、家电须采全电力供应,新企业的期限是2029年,老屋要在2035年达到。2030年所有乘坐列车必须零排放,2045年10%的飞机燃料须以氢气或电池替代等。

西部各州石油协会主席凯瑟琳·雷海斯-博伊德谴责该计划意味着更多的“禁令、命令和昂贵的监管,强迫人民选择特定工作、特定车辆、特定住房、以及在特定时间来使用能源,与一般人的生活方式脱节。”

环境团体也不满意,认为仰赖碳捕捉技术,给了炼油厂、水泥厂和其他高碳排行业继续污染贫困社区的许可证,同时也反对扩大天然气的产能。

共和党众议员乔伊斯说,电动汽车无法“满足”他的选民的“需求”;在他选区的山区,对于许多选民来说,在“严冬”和“酷暑”中驾驶电动汽车“根本不现实”。

他在本周早些时候告诉福克斯新闻,他的法案允许人们自由选择购买电动汽车,而不是强制购买。

他说,“对于那些想要购买电动汽车的人来说,他们应该有购买电动汽车的选择权,但是,要求个人购买电动汽车,不管他们想要什么,也不管市场的需求如何,这种做法对我的选民来说不可取,在任何地区都不可取。”

欧洲第七阶段排放标准对汽车产生的污染物进行了更广泛的覆盖,首次对刹车、排气管以及轮胎颗粒物设定限值,并对电动汽车电池的耐用性制定了规则。

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的《中国汽车低碳行动计划研究报告》和世界经济论坛的《循环汽车倡议》报告指出,燃油汽车在使用阶段排放的二氧化碳占其碳排放总量的80%,而对于纯电动汽车来说,由于电力来源的缘故,这个数字也高达55%。因此,实现碳中和的第一步是从可再生能源中获取电力。

泰尔曼认为,从全球范围看,电动汽车是更大的经济转型的一个组成部分,但如何激励这一转型还是一个谜题,因为购买一辆电动汽车并不会明显地降低另一名购买燃油车的买主所产生的负外部性;买电动汽车或许会给车主带来某种层次的满足感,但个体的行为并不会为他带来任何气候红利。

目前全球汽车保有量大约在10亿辆上下,因此从理论上讲,每位购买电动汽车的用户, 其无私的行为可以使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减少大约一百亿分之一。但这些车主却需要负担更高的成本购买电动汽车, 还得忍受电动汽车续航能力差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就很容易理解对电动汽车的购买需求为什么如此有限了。

丰田曾经挽救了特斯拉

丰田搞电动汽车其实很早。

1995年,丰田启动了RAV4的纯电动项目。原型车提出了两种电池方案,都是由松下提供,一种是镍氢电池,另外一种是高性能铅酸电池。相对比较之下,丰田续航里程更长镍氢电池,在1997年正式推出了第一代RAV4 EV。量产车最终搭载27kWh电池包,EPA续航里程为153km,0-97km/h加速时间18s,最高时速137km/h,充电时间5h。

第一代RAV4 EV仅用于企业或公共事业单位租赁使用。在完成了ZEV法案的任务后,在2003年向公众发售了328台车,指导价高达42000美金(加州政府补贴5000美元,美国国税局提供4000美元信贷)。

随后在2012年,丰田发布了第二代RAV4 EV,这一次是和特斯拉合作,采用50kWh锂电池组,续航里程达到190km,普通模式最高时速137km/h,运动模式最高时速160km/h,而这套三电系统与同年6月推出的特斯拉Model S极为相似。

2008年年底,特斯拉已经濒临破产倒闭,沃尔特·艾萨克森《埃隆·马斯克传》:

2008年10月,第一批特斯拉 Roadster 线并开始交付但是,原计划售价十万的Roadster 际成本却高达12万,和既定的7万成本相距甚远,Musk不得不将售价提升至11万。这一举动引来预定客户的极大不满,即使将售价提高1万,特斯拉依旧面临赔钱卖车的窘境。……2008年10月,在特斯拉危机和SpaceX发射失败的当口儿,马斯克飞往斯图加特,戴姆勒的高管们告诉他,他们对打造电动车很感兴趣,他们有一个团队计划在2009年1月访问美国,并且邀请特斯拉团队向他们展示电动版戴姆勒smart汽车的方案。

返回美国后,马斯克派员工购买了一辆smart汽车,在车里装上了Roadster的电机和电池包。

2009年1月,当戴姆勒的一些高管到访特斯拉时,他们看上去有些恼火,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屈尊与一家默默无闻、资金紧张的小公司举行会晤。马斯克说:“我记得他们非常不耐烦,一分钟都不想多待,他们以为这一趟来只能看到一些蹩脚的PPT。”随后马斯克问他们,想不想开开这辆车?“什么意思?”戴姆勒团队中的一位高管问道。马斯克解释说,他们已经做出了一辆可以开的原型车。

他们来到停车场,戴姆勒的高管们开始试驾,结果这辆车瞬间冲了出去,四秒内完成了百公里加速,这让他们大吃一惊。“那辆smart可有劲儿了,”马斯克说,“你甚至可以用它做后轮平衡特技。”结果很自然地,戴姆勒与特斯拉签订了smart汽车的电池包和动力总成供应合同。马斯克提出请戴姆勒考虑投资特斯拉。2009年5月,美国能源部的贷款还没批下来,戴姆勒就同意根据特斯拉当时的估值,向特斯拉注资5 000万美元并获得相应的股权。马斯克说:“如果当时戴姆勒没有投资特斯拉,我们就倒闭了。”

2009年8月丰田决定2010年3月底之前关闭并出售位于加州弗里蒙特的工厂,这座工厂原属于新联合汽车公司(通用汽车与丰田汽车合资),通用因为破产重组,退出了这家企业。厂房和机器设备估价10亿美元,丰田跳楼甩卖开价约1亿美元。当时的加州州长施瓦辛格为这块地操碎了心,协调了多个计划,其中一个方案是把工厂改造成大型体育场,后来电动车初创企业Aurica Motors, LLC宣布有意购买NUMMI,被认为是搞笑砸场子的。

奥瑞卡汽车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致力于开发电动汽车电子动力系统。该公司已表示有意与其他投资者合作生产电动汽车。奥瑞卡总经理马特·皮塔戈拉表示:“我们希望保持工厂运营,我们有一个非常可行的计划,可以通过制造电动汽车来实现这一目标。” “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持灯亮着。” 表示打算与弗里蒙特员工合作,对其进行电动汽车开发再培训,并寻求财务支持来重组工厂,该公司估计需要近10亿美元的综合融资来让工厂启动和运营。

对别人来说,在硅谷边缘地带的弗里蒙特工厂没有什么用,但是对尚无自己工厂的特斯拉却是一块宝地:工厂距离特斯拉的帕洛阿尔托工程总部有半小时的车程。

马斯克邀请丰田章男到他在洛杉矶的家里,开着Roadster跑车到高速公路上兜风。丰田章男试驾了Roadster后说:“I felt the wind -- the wind of the future(我感受到了风——来自未来的风)。”

丰田章男号称“被社長耽误的賽車手”,曾经匿名参加纽博格林24小时耐久赛。以这样的高手说出这一点话,说明他确实被特斯拉迷住了。

马斯克像大男孩一样笑了,他以42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座价值10亿美元的工厂。此外,丰田还同意向特斯拉投资5000万美元(等于倒贴钱)。

此外还有地方政府的税收优惠计划。

加州州长阿诺•施瓦辛格、丰田首席执行官丰田章男和泰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共同出席了新闻发布会。

丰田章男指出,丰田员工在企业保持高技术和产品精益生产能力的同时,要培养专注精神,应对未来挑战。他希望丰田能从特斯拉这样的新兴企业学到挑战精神、快速决策及灵活制定战略规划的能力,让丰田重拾往日的持续发展精神。马斯克说:“丰田一直致力于汽车新技术和新产品研发,它选择与泰斯拉合作,令我们感到荣幸。此次合作有利于泰斯拉提升技术实力,我们将虚心学习丰田的车辆研发及生产技术。”

施瓦辛格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丰田与泰斯拉合作,使弗里蒙特工厂重新启用,将带来超过1000个工作岗位。”他代表加州政府向泰斯拉承诺,将给予该公司税收优惠并帮助该公司在加州建新厂。

在当时官宣合作之后,马斯克还送了丰田章男一辆当时最新款的Roadster2.5,丰田章男笑容满面。

特斯拉买下工厂后的一个月,公司上市了,这是自1956年福特公司上市以后第一家美国汽车制造商完成首次公开募股。他带着妻子妲露拉和两个儿子在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敲响了开市钟。上市首日大盘下跌,但特斯拉股价上涨超过40%,为公司融到了2.66亿美元。

马斯克开始建设设想中的超级工厂。

2012年6月,第一批Model S从弗里蒙特装配线上正式下线,包括加州州长杰里·布朗在内的数百人出席了庆祝活动。许多工人挥舞着美国国旗,有些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