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没有新车发布的蔚来,不焦虑?-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4-02-04 10:54:25

蔚来决定认真卖车了

不好意思,蔚来还是亏损了。

二季度蔚来营收87.72亿元,同比下滑14.8%,环比下滑17.8%;汽车销售额为71.85亿元,同比下滑24.9%,环比下滑22.1%。

是的,全部下滑,低于预期。

财报会上,我们看不到李斌的表情,在电话那端传出的声音里,却感受到来自数字压力背后的些许无奈。

乐观的他,这次应该并不乐观。

那一刻的蔚来是不是像极了努力奋笔疾书到黑夜的孩子,可成绩单上的分数总是差强人意;没人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因为他,已经足够努力。

可现实总是如此。

喜欢用简单的阿拉伯数字来说明一切。

成绩也好,生意也好,我们被那些数字支配着人生。

李斌没有慌,但好像我们慌了。

因为李斌在财报会议上所说的, 我隐隐感觉,下半年的蔚来也许很难。

1,蔚来计划9月发布、交付全新 EC6,全部产品也正式完成二代技术平台的全部切换。

2,希望,月销量稳定在2万台以上。

3,“阿尔卑斯”将会在2024年下半年发布第一款产品。

4,明年NIO品牌不会有全新产品交付。

“明年不会有全新的产品交付,但会有年度改进产品”,这番话术,对于蔚来品牌而言,会不会是“致命”?

仅仅靠着二代技术平台转换的全部产品续命市场,改款对于用户而言,吸引力足够大吗?

蔚来会不会太乐观了?

李斌正在思量什么,哪一处的风正在向我们吹来。

或许就连投资者们都无法缕清为什么下半年蔚来的路听着有些简单?可又无力反驳。

“公司正在加码对销售网络的建设,正在按照月销量三万辆汽车的标准,扩充销售人员和网点,目标在10月份看见成效。”

也许这是李斌为蔚来找到活路的方式。

下半年的重点,李斌加码了销售端口。

在招聘网站随意打进蔚来二字。

蔚来顾问、门店运营、服务代表、销售顾问,从蔚来空间的实习生到传播实习生,蔚来招兵买马的速度和数量是惊人的。

对于蔚来品牌而言,他其实几乎不缺人才。

在《2022全国青年人才就业趋势洞察》报告中就有显示,中国青年人投递简历的30强公司中,蔚来、理想、小鹏的排名非常靠前。

理想和小鹏分别位居第十三和十七,蔚来汽车则排名第三,属于目前汽车企业中排名最高。

自身的品牌吸纳力,或许才是李斌愿意极速扩张蔚来销售网络的初衷。

他不缺人才,只缺可以迅速到岗的人上人。

李斌一句轻描淡写的“加码建设”,我却看到了眼前漫天飞舞着的人民币。

扩充销售人员和网点,意味着蔚来将要投入更多的财力去建设当前蔚来的门面。

这些都是钱。

无论是NIO HOUSE还是蔚来中心,从大直至小的拨地而起都需要资金。

李斌认为,目前销售端口的紧张局势,构成了蔚来车型无法成功转化的条件之一,所以李斌想要换个打法。

在我知道的新势力销售中,提成高的不在少数,而这次据说,蔚来将单车最高提成可达4000元。

不仅调整了销售终端流程中的考核制度,还要采取所谓的滚动淘汰制,只为选出“最佳销售”,精准的服务到每一个购车者。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李斌近乎也拉开了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又一场战役。

听上去有些极端处理的销售方式,却为销售设下“过五关斩六将”的考核标准,李斌的要求近乎是训练“战士”般,为蔚来留下最优质的兵。

如此看来,他果然需要亲自上马。

将一切复杂事物简单化后,李斌找到了问题的症结。

他说,“主流豪华品牌的销售人员,他们的销售人员数量在6月份时是我们的六到七倍左右,我们的销售人员的数量和销售能力落后于整个市场,”

他还说,“这个情况对我们用户的满意度、试驾转换率各方面的影响都还是很大的,也根本无法去满足我们同时销售七到八款车的销售需求。”

李斌甚至希望这场战役的火可以烧到下沉的三四线城市,但凡有蔚来店铺的地方,他都需要人才。

至此,蔚来的专业度拉满,有效率、有经验的销售身披蔚来的战服。

眼前似乎展现出一副画面,他们是李斌严格训练之下的勇士,每一张脸就是蔚来的门面;只有最优,才能最出彩。

李斌的棋,下得足够远。

如果真是如此,那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卷市场”才刚开始。可目前,这一切还未发生,我想停止这些自high的想法,来看看蔚来真实的样子。

如今蔚来在手中,还有几张王牌?

除了全系转换成功的车型之外,换电站、蔚来手机以及阿尔卑斯品牌。

这些林林总总,大家都期待什么?

对于蔚来手机,李斌也曾提前放话,请放下首款产品的期待值,9月下旬交付的手机只是蔚来生态链中距离用户最近的一种方式。

虽然有可能在不久将来,会以一年一款的速度递进,但蔚来手机并不是苹果那般的全智能化,他有其他的职能要做......

对于换电站,蔚来则是迅猛的。

截至8月31日,蔚来汽车在中国已有1,774座换电站,目前超级充电站数量达到 1,372 座,充电桩 9,861 个。

7月底蔚来“换电权益调整”,(从8月1日起,新订单不再享受每个月4次或6次的换电权益),朋友曾说,蔚来换电生态的底牌终于出现了。

这个庞大且烧钱的生态布局,会随着车型数量的布局格外生动。

好与坏之间,大家各自品味。

毕竟是否要割舍是自己的 ,与他人无关。

当然,过于烧钱的换电,也再一次不能幸免的成为了蔚来亏损话题中的重灾区。

在财报显示,二季度蔚来用于销售、一般及行政费用达到28.57亿元,同比增长25.2%。

而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销售费用分别为23.1亿元和15.4亿元。

多出来的钱,就是活该被人骂?

凭什么,蔚来和其他品牌要放在同一个天平被人比较,也是有趣。

换电生态没有盈利的现状为蔚来二季度的”止步不前“埋下无限的伏笔。

口诛笔伐之间,无法理解成了最多的解释;紧紧跟随的换电业务成为了原罪之一。

或许他们也近乎忘记了,小鹏的S4,理想的5C同样在地图上做着增量。

某些时刻,蔚来是“帮打出头鸟”的存在。

某些时刻,蔚来是无奈的。

但孤独和不理解,几乎是世间常态。

行业多数是提倡车电一体,不仅是成本,更是技术;我曾听到不少人解释,换电是放弃了更为优质的车身电池一体技术,也意味着蔚来需要更长的时间孕育换电的生命周期。

而快充技术的更迭,我们似乎对于换电的前景充满了不安定因素,当然也包括盈利。

李斌是怎么想的。

他当然不会告诉你。

但换电日新月异,这或许就是答案。

蔚来副总裁沈菲曾表示:“目前每个换电站差不多日均35-36单。哪怕是和旁边超充同一定价水准,只要能够干到一天 50-60 单,换电站就能够盈亏平衡了。”

一辆车的换电需求有限,这又绕回到了销量。

蔚来需要愈高的销量去满足更多的换电单,才能滚动大雪球。

尽管我并不认为李斌所说的,加速销售端口可以有效提高销量,可7月开始布局的销售渠道已经打开,李斌的剑出去了。

李斌说,10月就会有成效。

那就静待10月吧。

一切的措施都在“拯救”当下并不算特别好的形式。

李斌不会妥协的。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创业是一场游戏,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他享受这种不断改变,不断新生的感觉,不断被颠覆的感觉。

在今年3月份,2022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上,李斌曾表示,蔚来2023年的销量目标是实现同比翻倍。

如果是这样,那今年的蔚来也将迎来近25万的销量总额;截至目前上半年,蔚来累计销售5.46万辆,距离25万的目标很远。

成年人,大抵是不再相信奇迹,只相信自己的实力。

但对于蔚来,我却愿意相信一次奇迹,只因蔚来本身就是奇迹吧。

文|小花姐姐

原文标题:明年没有新车发布的蔚来,不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