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理上半年比拼:谁拿住了不下牌桌的筹码?-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4-02-03 10:35:48

作者:武占国,编辑:何玥阳

在今年7月的中国汽车70周年的活动上,李斌、李想、何小鹏再度同框,照片中,人物的站位和三年前的合照一模一样。

三年前的2020年,是蔚小理三家的重要转折点。

这一年,蔚来刚经历了生死之战,三家都实现了正毛利率,彻底压下去了新能源是不是PPT造车的质疑声。

此时的新能源三势力齐头并进,到2021年,交付量都在10万辆上下,没有明显的伯仲之分。

到了2023年,蔚小理有了明显的分化:

交付量上,理想一骑绝尘,蔚来被哪吒、零跑紧紧咬着,小鹏已经掉队;盈利上,理想去年首次实现标准会计准则下的盈利,今年盈利继续扩大,卖一辆车的毛利比蔚来卖三辆还多,小鹏毛利率转负,卖一辆亏一辆。

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一个共识是,市场不需要那么多公司,不会有那么多的企业存活下来。李想也判断,2023年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将开始极为残酷的淘汰赛。

那么,起跑点相似的三兄弟,谁更有不下牌桌的筹码呢?本文将从半年报出发,回答这个问题。

一、理想交付量最高,收入是小鹏5倍

从营收规模看,上半年,理想第一,蔚来第二,小鹏第三,分别是474.4亿元、194.5亿元、91亿元。

理想营收增长最快,上半年同比增长159.3%,已超过去年全年收入;蔚来和小鹏都出现六年来首次负增长,小鹏上半年收入同比减少39%,蔚来收入同比下降3.74%。

不同的是,相比于第一季度,小鹏第二季度收入降幅在收窄,而蔚来第一季度实现了增长,第二季度表现较差。

理想营收高,主要原因是其汽车卖得最好。

上半年理想交付139177辆车,同比增长130.3%;蔚来交付54561辆车,同比增长7.3%,小鹏交付41435辆车,同比下降39.9%。

理想第三季度给出的交付预期是10万辆至10.3万辆,平均每个月交付3.4万辆,7月和8月交付量都超过了均值。

限制理想交付量的是零部件供应,在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李想直言,“目前提出的交付预期,是我们的产能极限”。预计到第四季度,理想能实现月4万辆的交付目标。

而蔚来和小鹏,如果以2022年产能30万辆和25万辆算,上半年产能利用率都不足50%。

蔚来交付量和收入都不及预期,“如果继续销量不行,我和秦力洪得去找工作了”道出了蔚来的紧迫。

过去,李斌更多地将精力放在研发上,现在开始亲自下场抓销售,接下来蔚来将聚焦销售能力的提升,包括扩充销售团队,将渠道下沉等,做更加精细化的营销。

好在,今年经过改款的ES6发布后销量有所回升。蔚来对第三季度的营收指引也提振了市场信心,预计第三季度交付5.5万台至5.7万台,营收在189亿元—195亿元,同比增长45%—50%。

蔚来第三季度的交付和营收都是历史最高指引。

小鹏的掉队是从去年9月开始的,到今年第二季度才呈现出边际向好的状态。今年上半年推出的G6车型,是小鹏走出低谷的重点。比如8月,小鹏公交付新车13690台,其中G6交付7068台。

何小鹏表示,预计第四季度G6将冲击单月过万辆的目标,带动整体达到月交付2万辆。

不过,G6仍然面临着产能的问题,一方面是一体化压铸的工艺限制多,考验生产现场的管理,另一方面是零部件的问题,MAX版本的激光雷达供应准备不足。

有行业媒体调查称G6 MAX版本的车型交付周期在2个月左右。交付周期长,也会影响客户的积极性。

收入座次变动的次要原因在于单车价格的变化。

蔚来一直定位是高端车,不过随着降价、低价车型的推出,上半年,理想的单车收入已经超过了蔚来。

单车收入看,理想(33.3万元)首次排第一,蔚来(30万元)排到了第二,小鹏(19.2万元)仍然垫底。

理想去年产品换代,高端车型先上市并畅销,拉高单车收入至去年四季度的37.3万元,2022年6月,理想发布L9,将售价定到了45万元左右,这个价格直接杀到了蔚来的价格区间。

蔚来则刚好相反,高端车型上市时间久,销量下降,同时发布了低价车型ET5,定价最低到了30万元以下,而且销量较好,拉低蔚来的单车收入至今年一季度的29.7万元。

不过,近两个季度,理想单车收入在下降,蔚来的单车收入在上升。

理想去年底和今年初开始卖的L8和L7,价格分别为37万元和33万元左右,又将单车收入拉低至二季度的32.3万元,蔚来二季度发布换代高端车型ES6,单车收入提升至30.5万元。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