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遇“开心”,威马再变脸-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4-02-01 10:49:48

作者|龚宸芫

编辑|沈天香

出品|帮宁工作室(gbngzs)

两天内,威马汽车的命运似过山车般起伏。‍‍‍‍‍

先是靠Apollo出行借壳上市的计划以失败告终,一天之后,又被开心汽车收购。在其濒死之际,后者伸以援手。

9月10日13点半,威马汽车官方微博宣布,自愿终止与Apollo出行在港交所的RTO(反向收购)进程。目前,威马汽车仍是Apollo出行重要股东。

半个小时后,威马汽车CEO沈晖在微博发文称:“这周出差去了慕尼黑,然后纽约。好事多磨,静待花开。”

一时间,网友都在转载该微博并调侃道:“下周回国吗?”——影射他是第二个贾跃亭。

9月11日晚,沈晖等来微博中所说的好事——开心汽车官方表示,已和威马汽车签署了非约束性并购意向书,计划增发一定数量的新股并购其股东持有的100%股权。

威马汽车暂时得救了。硬币的另一面,开心汽车或许不是威马的最终救世主,其业绩近几年都处于亏损状态。

上述举措,也不能打消外界对沈晖跑路的质疑。

据财联社近日报道,有接近威马的业内人士表示,沈晖本人已不在国内。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另一知情人士的证实。沈晖是加拿大籍,这重身份加深了外界对他跑路的怀疑。

不过,沈晖此条微博IP地址为北京。有人怀疑是北京团队在代他发微博,目的是稳军心。

威马汽车的境况也大为不妙。其在湖北黄冈的工厂,或被贾跃亭的FF汽车收于麾下。8月下旬,FF汽车在湖北黄冈成立公司,注册地与威马汽车湖北公司所在地一致,这个地址曾是威马汽车黄冈工厂的主体。

虽然公司的生存死亡危机暂解,但沈晖难能等到花开。

01.泥菩萨自身难保

作为与蔚小理同时期起步的新势力车企,威马汽车成立于2015年,其创始人沈晖曾在菲亚特中国、沃尔沃担任过要职,有丰富的汽车行业管理经验。

辞去高薪后,沈晖怀揣一腔热血扎进造车队伍,并早于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在2018年下线首款量产车——威马EX5。

沈晖早期也享受过红利。2018年,威马交付3844辆新车,在造车新势力队伍里排名第二,仅次于蔚来;2019年,威马卖出1.6万辆,维持新势力榜单亚军;2020年,威马卖出2.2万辆,位列第三;2021年,威马销量到达顶峰——4.4万辆,不过此时排名滑至新势力第五。

威马还曾与蔚小理一起被称为造车新势力“四小龙”。但2021年后,蔚小理崛起,威马却如吹爆后的气球,迅速瘪了下去。

2022年,威马销量2.9万辆,与年销量大几万甚至超过十万辆的新势力兄弟相比,掉队明显,跌出新势力前十。2023年初,威马汽车多地4S店发起退网行动,沈晖一度被逼得在网上发文称“像牲口一样活下去”。

▲威马北京4S店已清空

威马为何落得如此境地?

在成立初期,威马发展方式就不同于蔚小理,后者采取代工的形式造车。相比其他新势力创始人,沈晖认为,一家车企最重要的事情是拥有自己的工厂,而不是找别人代工。

但自建工厂投入高、周期长、管理成本高,这一举措为威马汽车资金暴雷埋下巨大隐患。威马共有浙江温州和湖北黄冈两个工厂。其中,威马汽车第一基地(温州)一期规划年产能10万辆,第二基地(黄冈)工厂一期产能15万辆。

为了建设这两个工厂,威马烧钱超过120亿元,这一数值接近总融资额的三分之一。从2017年到今年初,威马共进行过A至D轮共12次融资,累计融资超过410亿元。

在造车新势力队伍中,威马算得上融资较多的车企之一。曾几何时,在由中国科技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榜中,威马还以50亿美元的估值,成为造车新势力中的领先者。

2020年开始,眼见一个个同行在大洋彼岸上岸(上市),只有私募这一条融资渠道的威马自然不甘心,多次向国内外交易所发起进攻,但最后均以失败而告终。

在造车道路上,工厂建设、研发投入、渠道铺设等都是烧钱的大项目,汽车品牌要想正常运营下去,投入都是以十亿为单位起算。而威马作为一个毫无根基的新势力,若没有大笔资金输血,活下去的概率将大大降低。

随后,赶不上蔚小理的上市好运,威马资金链很快出现问题,工厂停工、拖欠货款、拖欠工资……2022年底,冲击港交所上市未果后,威马走上一条不归路。

对于威马车主的安抚问题,威马汽车官方似乎无计可施。目前在各大投诉平台,不少已售出的威马汽车亟待售后维修,车辆故障和配件问题从年初拖到现在都无人解决,有的车主投诉无门,时常去官方社交平台辱骂威马高层。

沈晖也很难做,微信朋友圈开始停更,在为拯救威马奔走几个月后,他终于走上FF汽车的老路——借壳上市,详情见前文《“马”失前蹄,威马运营几近停滞》。

如果顺利,威马至少能渡过眼下生死存亡的难关。但近两日的终止RTO进程信息,意味着威马借壳上市失败已成定局,威马上市梦再度破碎。

不过,沈晖擅长多处撒网,次日就与开心汽车传出好消息,威马暂时得以续命。开心汽车董事长兼CEO林明军表示:“通过这次并购合作,威马汽车将拥有更大的资本舞台,更好地推动智慧出行产业的发展及落地。”

这意味着,开心汽车将成为威马新的资方,沈晖的造车生涯甚至存在终止的可能。开心汽车是一家二手车经营公司,2019年在美股上市,主要负责二手车的经营与销售。近两年,其一直在寻求进入新能源造车领域的机会。

8月末,开心汽车宣布并购茂林斯达完成交割,后者成为开心汽车全资控股子公司,开心汽车正式进入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茂林斯达主营改装商用车与生产微型纯电动车。

在进入微型纯电动车领域后,开心汽车还是觉得不够深入制造领域。此时,濒死的威马成了开心汽车的新机会。

对于威马汽车而言,开心汽车这一举动是及时雨,且两者签的是非约束性并购意向书。这意味着要约没有强制性,如果受要约人不同意,未作出承诺或者拒绝,要约就会失效。

开心汽车能否撑起威马汽车这一大堆烂摊子呢?现在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截至美东时间9月8日收盘,开心汽车股价为0.256美元,不足2元人民币;总市值为1.032亿美元,不足8亿人民币。这个数值,还不及威马汽车亏损的零头。并且,开心汽车2022年亏损超过8470万美元,自身也是个泥菩萨。

威马汽车曾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其2019-2021年间3年累计亏损达174亿元。

有业内人士提出新猜测,他认为此消息明面是开心汽车并购威马,实则可能是威马汽车反向收购开心汽车,这也能解释沈晖近日去纽约的原因。如果上述猜测后续被证实,威马将打通上市道路,这将成为其近期最好的结局。

02.国内资本不再盲投‍

威马的命运也昭示着,资本盲投新势力的岁月一去不复返。

不止威马,天际汽车、爱驰汽车等不少新势力造车企业都处于垂死挣扎的阶段。而看似活得风生水起的头部新势力企业,背后也有诸多难题待解。

今年上半年,大部分新势力企业还处在增收不增利的困境中。其中,从净利润角度,蔚来、理想、小鹏、零跑四家车企中,只有理想一家企业实现了盈利。

财报显示,理想上半年净利润为32.44亿元,小鹏上半年净亏损51.4亿元,蔚来上半年亏了109.3亿元,零跑则亏了22.76亿元。其中,蔚来上半年亏损最多,相比去年同期亏损也有增长。

这意味着,只有理想一家企业实现了自我造血能力,其他同行在不断扩大的研发费用、渠道管理费用影响下,远达不到盈亏平衡水准。

不过,即便亏损再厉害,蔚来、小鹏、零跑一类的企业,短时间内还拥有自我调整的机会,毕竟其背后有资本撑腰。

6月下旬,蔚来官方宣布,阿布扎比投资机构CYVNHoldings已与蔚来达成股份认购协议,为蔚来投资了11亿美元(约80亿元人民币)。这一举动被行业视为“雪中送炭”。

7月末,大众汽车宣布与小鹏达成合作,双方共同开发两款大众汽车品牌的电动车型,并于2026年投放市场。另外,大众将向小鹏增资约7亿美元,以每股15美元价格收购小鹏汽车约4.99%股权。从资本市场视角看,不少投资人认为这一举动对小鹏的获利更为直接。

零跑也有独特的造血方式。9月4日,在慕尼黑车展上,零跑发布了全域自研的LEAP3.0架构和首款全球车型C10,目标十分明确,一是通过技术合作的方式实现技术出口,二是全球车的产品出口。据媒体报道,已有不少外企和零跑商谈合作事宜。

上述3家资方均来自海外,国内资本市场对该领域已持审慎态度。“国内资本盲目投资新能源的势头已经收缩,这一波技术变革红利基本消费得差不多了。如果没有变革的情况,也没有创造出特别的价值和利润,我凭什么要给他们投资?”某投资人曾向帮宁工作室表示。

另一面,没有太多核心技术,也没有俘获大众市场的产品,还不是资本宠儿的威马,即便抓住新的救命稻草,还是摆脱不了岌岌可危的命运。

尤记得2020年初,美团创始人王兴公开预测:蔚小理会成为未来造车新势力前三。彼时尚为造车新势力头部创始人的沈晖并不服气,与王兴就“威马是否会成为新势力前三”打下赌约——若是,王兴给沈晖送一次外卖;否则送王兴一辆车。

不到3年,已沧海桑田,赌约结果众所周知。如今,沈晖的好事多磨,没能磨出好结果,威马的“救世主”目前也自身难保。

原文标题:濒死遇“开心”,威马再变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