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巨亏51亿,小鹏汽车“掉队”-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4-01-27 10:36:53

尚未走出“至暗时刻”?小鹏汽车在今年二季度“掉队”。

8月18日,小鹏汽车(09868.HK,下称“小鹏”)2023年二季度及上半年业绩报告,成绩单并不理想:除了绕不开的亏损问题,其二季度的毛利率由正转负、创下近三年新低。

「不二研究」据小鹏汽车二季报发现:今年二季度,小鹏净亏损28亿元,毛利率下降至-3.9%。目前,小鹏面临亏损扩大、毛利率下滑等诸多问题,在「不二研究」看来,小鹏亏损扩大的根本原因在于交付量减少及新能源汽车补贴终止所致,小鹏在二季度共交付2.32万辆,处于近年的同期较低水平,交付量低迷终在财务端得以体现;与此同时,低营收、高成本则是其毛利率承压的主要原因。

▲图源:小鹏汽车官微

小鹏是一家智能电动汽车设计及制造商,主要从事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高端智能电动汽车。

财报公布后的首个交易日,小鹏美股股价下跌4.28%;港股股价下跌6.58%。截至美东时间9月6日港股收盘,小鹏汽车报收73.30港元/股,对应市值1269亿港元(约折合人民币1182.75亿元);对比8月的市值高点1428亿港元,其市值已蒸发159亿港元。

「不二研究」据小鹏半年报发现:上半年,小鹏总营收91亿元,同比减少38.9%;其中,同期的汽车销售收入为79.4亿元,同比减少43%。与此同时,小鹏在上半年的净亏损也进一步扩大至51.4亿元。

上半年,小鹏的整体毛利率由正转负,下降至-1.4%;其中,汽车毛利率同比下降了15.6个百分点。

上半年,小鹏汽车汽车交付量为4.14万辆,同比减少了39.9%。

此前7月的一篇旧文中,我们聚焦于小鹏汽车双重上市,成为“新能车回港第一股”;当亏损扩大、自我造血困难,小鹏加“马”智能化。

▲图源:freepik

时至今日,新能车步入下半场,小鹏在二季度“掉队”;小鹏汽车不仅面临毛利率由正转负、营收下降等问题,还有交付量减少的压力。

今年6月,小鹏推出新车型G6并被何小鹏寄予厚望,但G6下半年的交付量能否助其走出“至暗时刻”?有待观望!由此,「不二研究」更新了去年9月旧文的部分数据和图表,以下Enjoy:

新能车下半场,小鹏正在“掉队”?

据小鹏汽车此前公布的2023年一季报显示:其一季度总收入为40.33亿元,同比下滑45.9%;净亏损为23.37亿元,同比扩大32.2%。

「不二研究」据其财报发现:2023年一季度,小鹏汽车的毛利率为1.7%,其中汽车毛利率由2022年四季度的5.7%下跌至-2.5%,是2020年一季度以来,小鹏汽车再次出现负汽车毛利率。

回港亦难回血。在「不二研究」看来,资本市场的犹豫、品牌调性的质疑,似乎始终困扰着小鹏。

在持续内卷的新能车赛道下,小鹏离目标越来越远:今年一季度营收同比下滑、自我造血能力不足、汽车毛利率近3年来首次转负,交付量更是接近腰斩…

半年巨亏51亿

“小鹏”品牌名称,取自其创始人何小鹏的名字,曾被网友质疑“土味”。小鹏对此回应称“产品实力高低才是决定品牌高低的终极因素” 。

从华南理工毕业后,何小鹏供职于亚信科技;后离职创业,与梁捷、俞永福共同创办UC优视公司。

2014年6月,阿里巴巴以近40亿美元并购UC优视;何小鹏由此实现财务自由,并供职于阿里巴巴。

此后,何小鹏再次创业,瞄准新能车行业,创立小鹏汽车。

▲图源: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官微

作为新能源汽车风口上的“明星企业”,小鹏于2020年8月登陆美国资本市场;上市首日开盘价23.1美元/ADS,较发行价涨幅超过55%。

2021年7月,小鹏回港双重上市,成为“新能车回港第一股”;但上市首日即遭破发,由发行价165港元/股跌至159.3港元/股。小鹏汽车双重上市的背后,是业务的持续性失血。

据小鹏招股书及财报显示,其盈利能力不容乐观:2020-2022年,其净亏损分别为27.32亿元、48.37亿元、91.18亿元;加之上半年净亏损51.42亿元,近三年半累积净亏损218.29亿元。

从净利润来看,造车新势力三巨头中, 2023年上半年蔚来净利润为-60.56亿元,理想净亏损32.4亿元,小鹏则为-51.42亿元。

仅从毛利率来看,小鹏与其它两家造车新势力仍有差距,截止2023年第二季度,小鹏毛利率为-3.9%,蔚来毛利率为6.2%,理想毛利率为21.8%。

在「不二研究」看来,小鹏距离止血尚有距离,其持续的研发投入、不断丰富的产品线、工厂线等,未来数年或让其资金链持续承压。

小鹏二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6月30日,小鹏汽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短期投资及定期存款为337.4亿元。

对比2021年末的435.4亿元,以及2022年末的382.6亿元,「不二研究」注意到,小鹏现金流缩水不少。

尽管回港上市有助于扩充资金储备,但若不能尽快回血,用脚投票资本市场未必会持续为其买单。在自身无法盈利的情况下,小鹏汽车也在寻找外部融资。

交付量下降4成

为何持续性失血?小鹏在财报中表示,今年上半年的亏损,主要因为交付量的大幅下滑及研发费用的持续增加。

在销售渠道方面,小鹏选择“品牌直营店+特许经营店”模式。截至今年6月底,小鹏的实体经销网络数量由一季度的425家减少至411家。

某种程度而言,或是小鹏通过特许经营店销售佣金减少,以及营销及广告开支同比减少实现降本增效。

据小鹏半年报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小鹏销售成本(包括汽车销售、服务和其他)为92.26亿元,同比减少29.95%

小鹏2023年上半年销售、一般和行政费用为29.3亿元,同比减少11.4%。其中二季度的销售、一般和行政费用为15.4亿元,同比减少7.3%。

在财报中,小鹏营收分为“汽车销售”与“服务与其他”两部分。

作为主营业务的汽车销售,2020-2023年上半年,小鹏的汽车销售收入为55.4亿元、200.4亿元、248.4亿元、79.4亿元,其中2023年上半年同比下滑43.0%;若拆分季度来看,二季度的汽车销售收入为44.2亿元,同比减少36.2%,环比一季度增长27.3%。

对此小鹏解释称,汽车销售收入同比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汽车交付量减少,以及新能源汽车补贴终止;而环比增长主要由于P7i汽车交付量增加所致。

与此同时,小鹏的汽车毛利率下滑更为显著,由正转负。据其半年报显示,2020-2023年上半年,小鹏的汽车毛利率分别为3.5%、11.5%、9.4%、-5.9%。这意味着二季度卖一辆车亏1.6万。

小鹏在财报中将之归因于G3i有关的存货减值及存货采购承诺亏损,对二季度汽车毛利率产生了4.5个百分点的负面影响;此外,促销增加及新能源汽车补贴届满也是原因之一。

招股书及财报显示:2020-2022年小鹏交付量为27041辆、98155辆、120757辆。2023年上半年,小鹏的交付量为41435辆,同比下降39.9%;其交付量不足去年整年数据的三分之一。

对比其他造车新势力,小鹏汽车上半年的交付量略低于蔚来54561辆,但远落后于理想同期139117辆的交付成绩。

小鹏的汽车销售业务模式偏重,「不二研究」认为,短期内,其资金链的压力很难通过卖车主业卸压;销量增长乏力或是导致小鹏持续性亏损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 2023年上半年,以Xpilot为代表的“服务与其他”营收为11.6亿元,较2022年同期的9.5亿元上升21.4%。

在2021年的业绩会上,何小鹏称,“我相信Xpilot软件的变现将成为我们除整车硬件销售外的持续性收入和利润来源。”

P7作为小鹏产品矩阵高端车型,用户软件付费意愿与能力,或不能与小鹏低价区间的主力车型划等号。

此外,Xpilot还承受同行竞争的压力,理想汽车曾表示其辅助驾驶与自动驾驶系标配,绝不收费。

随着Xpilot的升级,2022年,小鹏汽车开放了城市NGP功能,而首发推送给用户城市NGP功能的车型是小鹏P5。

▲图源:小鹏汽车官微

目前,小鹏汽车已陆续开放广州、上海、深圳、北京的城市NGP功能,并预计在2023年下半年开通近50个城市。

此前,业内曾提出“软件定义汽车”的概念,即:通过软件来实现收费。

特斯拉已通过OTA升级(OTA升级收费服务、充电服务及保修服务),实现软件收入的全新商业模式。

在「不二研究」看来,新能车赛道竞争日益激烈,小鹏必须平衡发展与运营的关系,在主业利润率较低的情况下,积极拓展软件收费以外更多的新商业模式。

汽车后市场能否打开新天地?对于新的商业模式,小鹏仍在摸索之中。

智能化“扩圈”

当蔚来、特斯拉等与自动驾驶相关事故持续发酵,小鹏迅速修改其官方网站涉及辅助驾驶系统的描述,去掉“高级”“自动”等相关字眼,并回应称“依旧会将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作为重中之重。”

2020-2022年,小鹏研发费用分别为17.26亿元、41.10亿元、52.10亿元。2022年研发费用达到顶峰,或与研发P7i及G6等车型有关。

据小鹏半年报显示,其二季度研发费用同比增长8.1%至13.7亿元,环比增长5.5%。

今年下半年,小鹏仍面临诸多挑战。其中最关键的可能是“失去吴新宙”。8月2日,小鹏自动驾驶副总裁吴新宙宣布将离开小鹏汽车,引起外界不少担忧。

对此,在今年财报会上,何小鹏宣布计划整合研发、规划、运营等团队成员,将组建并亲自带领新的智能团队。

新能源汽车智能化研发的赛道上,每一家车企都在全力以赴。

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在半年报电话会议上表示,2023年将在研发上的投入30-50亿元左右;理想也称,将在2023年全年持续研发投入。

面对小鹏汽车持续下滑的业绩,小鹏汽车在今年上半年推出G6车型,但G6正在遭遇交付瓶颈、产能爬坡。

据小鹏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今年7月,虽然小鹏的交付量是11008辆,但G6的交付量只有3900辆,这意味着G6不到两个月的交付量仅为交付订单量的近十分之一。

当智能化研发内卷成风,小鹏骑“马”加速。2021年9月7日,小鹏公布生态企业新成员、鹏行智能,发布首款智能机器马第三代原型机。

有网友戏称“史上最牛草泥马”;新浪微博上,#小鹏推出可骑乘智能机器马#的词条,在9月7日当日达到95.8万+的阅读量。也有网友称,智能汽车的内卷“歪楼”啦!

▲图源:小鹏汽车官微

小鹏并非第一家将智能驾驶技术延伸应用的车企。据「不二研究」不完全统计,特斯拉、福特、丰田、小米、百度、华为等传统车企或造车新势力,均曾推出仿生机器人。

例如:8月10日,小米发布名为“铁蛋”的机器狗;8月20日,特斯拉展示AI机器人“Tesla Bot” 。

今年7月26日,小鹏汽车与大众集团将在纯电平台和智能化软件技术上合作,同时向大众汽车集团出售4.99%的股权,换取约7亿美元(约折合人民币50亿元)。

继大众汽车之后,小鹏汽车于8月28日宣布用最多约5%股权收购滴滴的造车业务资产,同时推出一款项目代号为“MONA”的A级智能电动汽车,并预计2024年开始量产。

新能车智能化竞争正愈演愈烈。在「不二研究」看来,造车研发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军备竞赛,胜利与否既取决于研发成果,也检验车企的“钞能力”。

▲图源:freepik

从资金储备上看,截至2023年6月30日,小鹏流动资产总额403.55亿元,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10.10亿元;与此同时,其应收账款从2022年6月的33.83亿元涨至2023年6月的35.93亿元。

在应对众多竞争对手的内卷之外,小鹏亟需夯实管理能力,以适配急速扩张的团队、不断膨胀的应收账款等。

能否带领这支急速膨胀的队伍前进,正考验着何小鹏。

尚未走出“至暗时刻”?

新能车风口,小鹏必须面对更多的对手。

小鹏曾定位于“年轻人的第一台智能汽车”,何小鹏本人在互联网圈摸爬滚打多年,有着丰富的产品经理嗅觉,对需求的变化敏感。

目前,在「不二研究」看来,小鹏仍面临自我造血难盈利、营收下滑、叠加毛利率由正转负等问题。

当新能车进入下半场,小鹏在二季度“掉队”;时间窗口越来越紧。小鹏汽车不仅面临毛利率由正转负、营收下降等问题,还有交付量减少的压力。在「不二研究」看来,今年6月,小鹏推出新车型G6并被何小鹏寄予厚望,但G6下半年的交付量能否助其走出“至暗时刻”?有待观望!

本文部分参考资料:

1.《风暴眼|上市首日盘中破发三年亏78亿 小鹏汽车离“止血”还差多远》,凤凰网财经

2.《何小鹏自述:连续创业的三个感受》,猎云网

3.《自动驾驶到了反思时刻:死亡铺就成功之路?》,第一财经

4.《美国对特斯拉自动驾驶汽车展开调查,“蔚小理”股价大跌》,第一财经

5.《小鹏半年巨亏51.4亿 》,国际金融报

作者|子卿 七宝

排版|Cathy

监制|Yoda

出品|不二研究

原文标题:上半年巨亏51亿,小鹏汽车“掉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