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产汽车出口澳大利亚今年有望突破22万辆-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4-01-25 10:35:30

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中国产汽车重要出口市场。今年7月中国产汽车对澳大利亚出口为17924辆,同比增长32%;1-7月累计出口136371辆,同比增长116%。累计出口量在对各国出口中居第四位(俄罗斯、墨西哥、比利时、澳大利亚)。2020年排在第七位,2021年、2022年提到第五位,今年又进步了一位。

对大洋洲出口占中国产汽车出口总量6%(欧洲占40%,亚洲占30%,北美占12%,南美占7%),考虑到大洋洲人口只有3500万人,只占全球人口0.5%,6%的比例相对比较高了。

中国产汽车对澳大利亚出口量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018年为14667辆,2019年是26404辆,2020年为39918辆,2021年陡增至97643辆,2022年全年达到162603辆,按目前态势,今年全年对澳大利亚出口有望突破22万辆。

中国产汽车对澳大利亚的出口结构有巨大的变化。2020年,对澳洲出口中,传统燃油汽车占96%,电动车仅占3%。2023年7月的能源结构为汽油42%,混动5%,电动51%,插混2%,1-7月累计汽油48%,混动3%,电动47%,插混1%。电动、混动、插混总量已经超过传统燃油车。

据澳大利亚《先驱太阳报》报导,澳大利亚的新车销量在6月份出现了惊人的增长,增幅达到了25%。这一增长得益于对电动汽车和中国品牌车的需求推动。

电动汽车的销量持续攀升,今年上半年澳大利亚购买的电动汽车数量已超过混合动力汽车。几年前,电动汽车在澳大利亚市场份额不到2%,而今年6月份已达到8.8%。上半年电动汽车占新车销量的比例为7.4%。

特斯拉在这一增长中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今年6月,特斯拉成为澳大利亚第六大最受欢迎的汽车品牌,销量超过了三菱、日产和大众等传统厂商。在所有售出的新车中,超过16%是混合动力或电动汽车。

此外,最近中国品牌推出的价格低于4万澳元的廉价电动汽车进一步刺激电动汽车销售。

这篇报道认为,联邦政府的FBT豁免以及各州提供的3000至6000澳元的激励措施对电动汽车需求产生了深远影响。根据新规定,一辆价值7万澳元的电动汽车的月供额甚至低于一辆价值约4.5万澳元的汽油车。

中国汽车品牌的销量也在继续迅速增长。今年6月,中国汽车销量增长了158%,迄今为止销量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澳大利亚新能源汽车政策有了转变。

2021年,澳大利亚政府计划拨款2.5亿澳元,与私营部门合作加速推出五万个充电和加氢站。政府预计,这项政策能够使2030年澳洲新出售的乘用车中,有30%为纯电车或混动车。当时澳大利亚市场上,纯电或混动车只占轻型汽车销售的1.6%。

但保守党政府方案最大的争议点在于整个补贴政策绕过了消费者,不发放任何补贴或退税政策。政府解释,不希望把大量税金送给全球造车巨头来实现降价,这件事情应该他们自己做。

《澳洲汽车杂志》的一篇文章说,当新能源车浪潮席卷全球,各国都在积极拥抱新能源、向企业敞开大门时,澳大利亚对此却显得“漠不关心”。不仅政府没有为新能源汽车的购买提供足够的政策补贴,在澳政府2020年发布的《技术投资路线图》中,对于混合动力车、动力车,以及动力电池的未来发展,也仅用了“仍需观望”一笔带过。

然而另一方面,作为传统能源出口大国,澳大利亚所面临的环保压力十分大,是经合组织国家中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第二高的国家,仅次于加拿大。这点也让澳大利亚政府饱受国际指责。在大趋势和环保压力的影响下,澳洲政府也开始正视节能减排,推动新能源车行业的发展。

2022年年底,澳大利亚政府通过了《2022年财政法律修正案(电动车折扣)》,规定从2022年7月1日起,对低排放和零排放的汽车免征员工福利税(FBT)。

这项豁免只适用于纯电动汽车、氢燃料电池电动车、插电式混合动力电动车。该豁免只适用于价值低于豪车税起征点的汽车(豪车税率10%,临界数值为77565澳元。对于节能型车辆,2022-23财年度的起征点是84916澳元)。据估算,一辆价值74000澳元的电动车每年可减少14400澳元的税收。

该豁免只适用于现有雇员。

澳各州政府开始陆续推出优惠补贴政策,促进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在首都领地地区,消费者新购置电动汽车可免征印花税;在维多利亚州,购置价格低于6.8万澳元的新能源车可获得3000澳元补贴;在新南威尔士州,前2.5万辆电动汽车的购买者,每辆车同样可以收到3000澳元的退税,当然汽车的价格也不能超过6.8万澳元。此外,昆士兰州、南澳州等地区也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

澳大利亚汽车工业协会(FCAI)发布的7月新车销量达96859辆,同比增长14.7%。1-7月累计销量达678,618辆,同比增长9.0%。

7月销量分车型来看,其中乘用车17156辆,增长6.9%;SUV销售57,003辆,增长27.5%;轻型商用车19244辆(主要是皮卡),下降4.0%;重型商用车3456辆,下降5.8%。其中,中国汽车销量增长显著,同比增长130.1%,达到15,853辆。

7月电动汽车(纯电动车(EV))、混动车(HV)、插混车(PHV)占整体销量的17.9%,仅EV就占7.0%。

七月新车销售品牌前20

据英国《卫报》报道,中国正迅速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新车来源国之一,其中,新能源汽车在澳大利亚市场的接受度也越来越高。比亚迪、上汽名爵、吉利汽车、长城汽车等品牌的新能源汽车均已布局了澳洲市场。

《澳洲汽车杂志》的一篇文章说,曾几何时,澳大利亚是新能源车企视线之外的市场。2020年,欧盟国家的新能源车渗透率在10%左右,同样身为“发达国家”的澳大利亚,新能源车销量仅占该国新车销量的0.7%。

随着澳大利亚居民环保意识的增强,加之政府层面出台的政策,消费者对于新能源汽车的接受度和购买能力也有了明显提升。据联邦汽车工业商会(FCAI)公布的数据,2022年共售出超过3.3万辆新能源车,相较于2021年的1.7万余辆呈倍数增长。根据澳洲咨询机构“电动汽车委员会”去年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有近一半的澳洲消费者表示,如果政府补贴政策不变,在购买下一辆车时愿意选择更加环保的新能源车。

来自中国的车企们也开始“抢滩”澳洲市场。在过去5年,中国汽车销量从2017年的不到5000辆到2022年的12余万辆。澳大利亚“电动汽车委员会”首席执行官 Behyad Jafari 也表示,澳大利亚人越来越愿意购买中国制造的汽车,包括新能源汽车。

惊人的涨势背后,是中国汽车品牌在技术、性价比、服务等多个层面的精心布局。近年来,中国企业在车身设计、智能化、功能性方面,以及电池、电机、电控等技术上都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性价比”一直是中国企业的优势所在,这点在新能源车行业同样也有体现。在澳洲市场,入门级(3-6万澳元价格区间)的产品选择很少,其他进口品牌的新能源车价格普遍较高,产品溢价情况严重。例如,特斯拉中最具“性价比”的 Model 3 在澳洲售价达到6.7万澳元,相同等级的比亚迪元Plus(海外命名“ATTO 3”)的价格区间在4.5-4.7万澳元。而新能源汽车对于澳洲市场来说,仍旧算是“新型物种”,大部分澳洲消费者在初次购买时,基于几乎相同等级的车款,还是会倾向于更具价格优势的一方。这一点对于布局澳洲的中国车企来说正是机遇所在。因此,中国车企应该以高性价比抓住市场缺口。

该杂志指出:虽然具有“高性价比”的入门级新能源汽车车款能够帮助中国车企们快速打开澳洲市场,但如果只是一味追求“低价”,会有导致澳洲消费者将中国汽车品牌与“廉价产品”划等号的风险,从而失去高端市场的竞争力,也不利于中国车企树立品牌形象。因此,中国车企们也应该如布局欧洲市场一样,打造高端车型,满足不同收入阶层新能源车消费者的需求。

对于向新能源领域转型的传统车企来说,在澳洲,油电混合车型也是可选项。如上文所述,由于当下新能源车购买、使用政策还不是很完备,充电桩也不是很普及,加之部分澳洲消费者仍旧十分在意“汽车动力”,因此油电混合汽车在澳洲的接受度颇高。

车企应提供更多新服务模式。服务层面,除了线上与线下选车、试车、整车质保、道路救援等标准化的服务外,中国车企还应“多动脑筋”,探索更具人性化、更利于自身发展的服务模式。例如,在市场普及度不高、消费者对于新能源车了解不足的澳大利亚,中国车企可以提供“以租代售”的服务,让消费者先用较低的费用进行体验,对产品建立信任感。同时,在充电环节,由于新能源汽车“慢充”(更保护电池)的时间较长,为了方便消费者出行,中国车企们还应布局换电站为车主们提供“换电服务” 。

该杂志也尖锐地指出:中国新能源车当下普遍面临动力电池寿命短、环境适应能力差等技术性问题。当遇到严寒、酷暑等极端天气时,电池就会出现电量损耗快、无法充满电等问题。澳洲虽然几乎没有极寒天气,但夏天却十分炎热。如果面对高温时,电池便无法正常工作,会直接降低消费者对于产品品质的信赖。

中国品牌力仍旧不足。由于中国汽车出海起步较晚,车企在国际市场的品牌竞争力仍显不足。虽然澳洲汽车市场的品牌壁垒并不似欧洲那样高,当地消费者对于进口车持开放态度。但根据2022年新能源车畅销榜单来看,特斯拉仍占据主导地位,其次是现代、马自达、三菱这些从燃油车时代就开始积累人缘的汽车品牌。而就中国新能源车企而言,截至目前,除比亚迪和上汽名爵具备较高知名度和口碑外,其他品牌并没有形成足够的影响力。

原文标题:中国产汽车出口澳大利亚今年有望突破22万辆 | 贾新光汽车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