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为德国车企担忧,也为中国车企担忧-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4-01-16 10:32:44

舒尔茨戴着眼罩在车展开幕式致辞

据德新社报道,德国总理舒尔茨9月2日早在慢跑时摔倒受伤,取消了第二天在黑森州巴特洪堡市的州议会选举竞选活动。照片显示,他的眼睛周围和脸的下半部分有一些瘀伤。他的发言人表示,朔尔茨没事,就是看起来“很憔悴”。

9月4日,舒尔茨戴着黑色眼罩参加活动。当地媒体报道,选民似乎很喜欢朔尔茨的“海盗”形象。

4日也是2023年德国国际汽车及智慧出行博览会的媒体日,《纽约时报》称,享誉世界几十年的德国制造辉煌不再,来自中国的新来者“抢尽了风头”。“几年前,德国只有行业专家才知道比亚迪等中国品牌,且对其嗤之以鼻。如今,这些品牌带着簇新的豪华电动越野车和电动汽车在慕尼黑亮相。”

德国杜伊斯堡汽车研究中心主任杜登赫费尔认为,中国汽车制造商正在借助慕尼黑国际车展发起对欧洲市场的攻势。独立分析师施密特说:“欧洲人对中国人在欧洲的表现感到非常震惊。”

这些舆论肯定也“震”到舒尔茨。9月5日,车展正式开幕,舒尔茨还是那副海盗形象,他表示“20世纪80年代,有人说日本汽车将入侵所有其他市场;20年后,人们又说韩国制造要来了;现在又在说中国电动汽车”。这些新参与者“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提供有吸引力的报价,但公平竞争可以刺激业务并刺激创新”。

舒尔茨表示:“德国制造的汽车的国际竞争力是毋庸置疑的”,“我几乎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地方能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拥有如此多的汽车制造专业知识、全球市场上如此密集的供应商和中小企业领导者以及如此多的汽车领域应用研究,这件事情就发生在德国”。

舒尔茨表示“德国有长达135年的汽车制造经验,拥有超过75万名员工的德国汽车工业是迈向可持续未来的核心驱动力,电动汽车在德国有着深厚的根基。”

“竞争应该激励我们,而不是吓到我们。”

在5日发布的推文中,舒尔茨表示,“德国制造推动可持续创新”,德国联邦政府正与汽车行业共同应对这场“汽车革命”,将提供1100亿欧元的资金,以确保“我们的技术保持领先地位”。

舒尔茨称,德国公共充电点达到9万多个,同时已有70万个私人充电站投入运营。这远远不够,德国目标是2030年电动汽车从120万辆增至1500万辆,为此,“要求80%的服务站运营商为电动汽车提供至少150千瓦的快速充电选项”。

德媒提到,在朔尔茨参观车展期间,十几名绿色和平活动人士大闹会场,其中三人举着“派对结束”横幅的人爬上了宝马展台的车辆。朔尔茨批评抗议人士此举“不合时宜”、“有点烦人”。

德国汽车工业协会主席希尔德加德·穆勒表示,“许多投资者正在远离德国,而更喜欢能源价格更便宜的地方,比如受益于IRA(《减少通货膨胀法案》)的美国。我们想留在这里,但我们需要更好的投资环境”。

舒尔茨参观了宝马、梅赛德斯、大众、博世等德国制造商的展位,还登上了特斯拉的汽车,但没有在中国展商停留。

德国汽车转型面临巨大困难

在大众汽车暴出“排放门”丑闻后,2017年8月16日,德国总理默克尔首次明确表态说,将向德国汽车制造商施压以推动其加速向电动汽车转型。她承诺,德国将实现2020年100万辆电动汽车上路的目标。6月份时她还说“这一目标似难以实现”。当时德国电动汽车拥有量约10万辆,因此要实现100万辆电动汽车上路的目标确实难度很大。

此前法国和英国相继宣布2040年禁售燃油车,但默克尔称不要“妖魔化”柴油车。这一次虽然默克尔没有给出禁售燃油车的具体时间表,但态度明显转变。

默克尔的主要竞争对手、社会民主党总理候选人马丁·舒尔茨(另一个舒尔茨,曾担任欧洲议会议长)针对德国汽车业提出“五点计划”,其中包括在欧盟内引进强制性的电动汽车生产配额制度,以加快德国汽车业转型。舒尔茨认为,德国汽车业在电动汽车问题上心态“自负”,其代价将“无法承受”。他还建议,德国汽车业建立自己的电池生产厂,以摆脱对国外电池生产商的依赖。

据报道,欧盟可能在2017年秋天推出电动汽车生产配额制,有人建议到2025年车企生产车辆中的25%必须是电动车。默克尔反对电动汽车生产配额制度,认为“这一提议并未经过深思熟虑”。她支持政府成立一个约5亿欧元的基金,增加对充电桩等基础设施的投入,协助汽车企业创新,帮助它们转型。

媒体分析称,马丁·舒尔茨和默克尔对德国汽车业急需重建声誉有基本共识,也都认为发展电动汽车是德国汽车业的未来方向,二人的分歧主要集中在汽车业转型具体路径上。舒尔茨的建议更加激进,默克尔则强调循序渐进。

2020年,麦肯锡发布报告预计,到2024年,德国厂商在全球电动汽车生产量中的占比有望从2019年的18%上升至29%,若以此种增速,德国将有望在2021年以逾170万辆的年产量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生产国。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汽车专家比通托认为“麦肯锡的数据表明,与某些批评家观点相反,德国汽车业绝不会错过电动汽车的机遇。”

2021年9月,德国新注册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和纯电动汽车已达到50万辆,相当于英国、法国和意大利售出电动汽车的总和。但是2020年已经过去,100万辆电动汽车还没有到来,170万辆在哪里?

当时根据YouGov Institute 的一项调查,从续航里程、消费和充电能力等标准来看,特斯拉是电动汽车领域最具创新力的汽车制造商,其次是宝马、奥迪、中国制造商比亚迪和梅赛德斯,丰田、日产、本田和菲亚特等制造商已被视为落后者。德国已经宣称是世界第二大电动汽车生产国。

今年8月,还有报道说,7月德国电动汽车产量已经达到汽车生产总量的25%以上。报道还分析说,2022年全球电动汽车生产比重是14%,中国是27%,欧洲是20.8%,美国只有7.2%,德国与中国的差距不过一步之遥。

今年8月26日,法广报道,德国经济停滞不前,甚至可能再度衰退。德国四月到六月的国内生产总值保持在上季度水平。德国出口下降了1.1%,进口则停滞不前。人们期待的春季复苏未能实现。在此前的冬季半年里,德国经济连续两个季度萎缩,陷入所谓技术性衰退。

经济学家表示,未来数月的前景已变得阴云密布。经济研究机构和不少银行经济学家甚至预测,欧洲最大经济体2023年整体将小幅萎缩,从而陷入衰退。德国工商会主席阿德里安表示,“我们的国家不再是增长引擎,而是刹车。”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面临一些根本问题:能源价格高涨、技术工人日益短缺以及基础设施缺乏。

德国经济经历了两次深刻的危机,首先是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问题和生产下滑,然后是俄乌战争引发的能源危机。德国是能源密集型产业,高能源价格对德国的打击比对其他国家更为严重。同时,能源危机中数十亿美元的援助使德国国家预算在今年上半年陷入严重赤字。

德国央行合作银行分析师尼格什说:高利率、居高不下的物价和低迷的外贸将在下半年继续拖累德国经济。这意味着,德国经济很可能在今年最后两个季度再次陷入衰退。

纽约时报 这次车展举行之际,欧洲居冠的德国汽车工业以及更广泛的德国经济正面临不确定性。曾为德国经济提供关键驱动力的德国汽车制造商现在却在拖累国家经济。今年6月份的德国汽车工业生产与5月份相比下降了3.5%,拖累了全国工业生产,导致后者环比下降了1.5%。

经济低迷的涉及范围超出汽车制造业。德国的经济产出受能源和原材料成本上升的影响处于停滞状态,这种影响自俄罗斯去年入侵乌克兰起一直挥之不去。

包括大众汽车和化工巨头巴斯夫在内的德国知名企业或推迟了扩张计划,或宣布将在有诱人激励措施的地方(包括中国和北美)建厂。居高不下的通胀正在侵蚀德国人的购买力,这是导致消费者和企业情绪悲观的原因之一。

德国经济去年年底和今年初陷入衰退后,增长率在今年4月至6月间持平。德国央行德国联邦银行上周表示,经济产出预计“在2023年第三季度仍大致处于停滞状态”。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八个发达经济体的研究预测,德国将是今年唯一经济出现萎缩的国家,这让一些经济学家回想起德国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状况,当时,它的经济受到创纪录的高失业率以及将两德合并的高昂费用阻碍,经济学家们曾将其宣称为欧洲“病夫”。

2022年7月22日,大众汽车集团宣布,CEO赫伯特·迪斯将在9月1日之前离职(比合同提前三年),继任者为奥立弗·布鲁姆。

迪斯是电气化改革的坚定推动者,按照计划,大众集团自2020年起的五年内将投入600亿欧元致力于电气化和数字化,其中MEB模块化架构的研发成本高达70亿欧元。大众集团曾预估到2029年、电动车销量规模达到2000万辆之后,才能收回MEB平台的研发成本。

大众集团还规划在2029年底前推出多达75款电动车型以及60款混合动力汽车。2024年向电动汽车制造领域投资超过330亿欧元。迪斯曾表示,到2025年大众集团将超过特斯拉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公司,但他没能等到那一天。

报道称,迪斯得罪了工会、监事会和大股东下萨克森州政府,他的任期充满了障碍和争议。迪斯与“强大的工会和其他关键利益相关者在更深层次的战略改革和成本削减方面频繁发生的冲突达到高潮,并可能引发投资者的担忧”。

媒体认为,迪斯的离职正值大众集团追赶特斯拉的关键窗口,也处在保时捷IPO前夜。在汽车行业内部,迪斯被认为是推动传统汽车巨头实现大象转身的第一人。从迪斯本人的经历来看,传统车企内部的阻力与惯性巨大。

因为俄乌战争,大众集团已经退出了在俄罗斯的业务,而乌克兰也因冲突无法向大众集团提供关键零部件,大众集团不得不暂时关闭一些在欧洲的工厂。2022年5月5日,迪斯称“供应链短缺问题仍将贯穿2022年”。迪斯计划在美国大规模投资新产能,建造第二家电动汽车工厂和电池工厂。他说:“大众汽车特别希望在美国扩大电动汽车投资。我们认为美国不会受到欧洲局势的影响,所以从地缘战略来看,美国是最合适投资的地方。”也有分析认为,虽然美国远离欧洲冲突但是电动车生产在欧洲本土遇到的供应困难,包括线束、镍、钯等材料短缺,在美国情况也并不乐观。

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奥利弗·布鲁姆在接受德国公共广播公司采访时说,将每度电的价格降低一欧分,就能为电动汽车的电池生产成本每年节省高达一亿欧元的费用。“如果看一下我们在北美或世界其他地方拿到的价格,德国还差很远。”

在海外寻找扩大电动汽车产能的德国公司不只大众汽车一家。今年早些时候,宝马宣布将在墨西哥投资八亿欧元,生产动力电池和新型纯电动车型。

德国汽车工业协会主席穆勒认为,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德国汽车制造商可以提供真正具有竞争力和高度创新的产品,但德国的竞争条件越来越糟糕,能源成本越来越高,税负如此之重,官僚主义如此之重,比亚迪长期目标是与梅赛德斯等豪华车竞争,德国汽车工业能否和过去一样,这让我们感到担忧。

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