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汽丰田裁员50天,一线员工开始“补班”-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4-01-06 10:33:00

在广汽丰田,劳务工长期享受着同正式职工相似的待遇,一起上下班、一起分宿舍,发福利的时候也是一起领。

但,两个月前的一场上千人规模的裁员,劳务工几乎走光了,而更多的裁员细节也在这五十多天内浮出水面:新能源车产线成为整个裁员重灾区、媒体口中传言的所谓“N+5”的赔偿方案被夸大、仍然在岗的一线员工正在“补班”、销量达不到目标有可能还会面对裁员等等。

如今,站在日系、燃油与本土品牌、新能源竞争的最前线,广汽丰田弃守去年100万辆销量,内部全年目标定到了95万辆,即将销量降幅控制在5%以内。今年前8个月,广汽丰田累计销量58万辆,目标完成率61%。压力仍然巨大。

“三个和尚没水喝”,劳务工突然成为广汽丰田成本控制的第一步。

文|曹琳

编辑|冒诗阳

汽车像素(ID:autopix)原创

01.

裁员冲击波

张增对广汽丰田的信心,是在9月份的“加班”中慢慢恢复的。

“9月份开始提产量了,基本每周都是六天班。”张增告诉汽车像素(ID:autopix),对于已在低迷状态下运行近两个月的生产线工人来说,这是一个变好的信号。

7月22日,一场千人规模的裁员,将广汽丰田送上媒体头条。“外面都传疯了。”张睿向汽车像素表示(ID:autopix),舆论氛围一时影响了一些广汽丰田员工的信心。

为了缓和舆论,广汽丰田对于这场裁员所公布的唯一细节是——裁员仅限于“劳务派遣人员”,不涉及正式工。广汽丰田内,劳务工同第三方劳务公司签订合同,以“派遣”身份加入广汽丰田。

虽然没有签订正式合同,但广汽丰田在管理上模糊了劳务工和正式工之间的差别,除了不缴纳五险一金外,广汽丰田给劳务工的工资、福利,基本与正式职工一样。

这曾为劳务工们提供了稳定的职业预期。广汽丰田工龄超过10年、年龄超过40岁的劳务工不在少数。因此即便裁的是劳务工,对张增等正式职工的心理冲击依然不小。

张增想要从同事、上司那里多打听一些消息,但裁员的时间点十分微妙。一天之后,7月23日至7月30日,广汽丰田的职工开始按计划放“高温假”,阻断了职工之间的口耳相议。

张增2020年加入广汽丰田,在他眼中,这家企业流程严谨、管理细致,有着不错的员工福利。6月到10月有高温补贴,基本每个月都能领到员工福利。

发福利时,不会区分正式工还是劳务工,每人一份。工厂工作节奏规律,生产线职工经常同进同出,张增经常和同事一起拎着发来的牛奶、糕点或者生活用品打卡下班,这种画面让张增很有归属感。

但7月底的那次高温假里,张增过得很不踏实。他住的广汽丰田员工公寓中,一直有人在搬东西,那些突然被裁的员工匆匆收拾行李。带不走的生活用品塞满废品桶,被丢弃在楼道和宿舍里,堆得像小山一样。

成堆的垃圾里,张增能看到很多过往公司发的员工福利包装。这些东西他也有。

广汽丰田有五条主要的整车生产线,对应五个厂区。2022年广汽丰田年销量首次超过百万辆,同等规模的车企中,广汽丰田是唯一没有在总部以外地区投资建整车厂的企业,全部集中在广州南沙。

五条产线中,张增所在的五线是其中最新的,主要用于新能源车的生产,招聘了相对较多的劳务工。如今,广汽丰田的油车还保持了相对坚挺的销量,可新能源车销量低迷,短时间来看市场难以打开,五线是劳务工裁员的重灾区之一。

在广汽丰田接近2万的员工里,劳务工所占比例并不大,却活跃在生产线相关的各个岗位上。

供职于二线的樊超告诉AutoPix,五条产线里,目前三线、四线的效益最好。但相比之下,一线、二线建成的最早,是工作环境最稳定的两条线。

但这一次,一线和二线也多多少少受到了波及。樊超告诉AutoPix,他所在工厂中的劳务工几乎走光了,还有少量工龄较长的电工留在岗位上。

今年前8个月,广汽丰田销量58万辆,比处于巅峰期的2022年净减少了约9万辆,同比下滑幅度超13%。

主流合资车企中,13%的跌幅并不算大,但广汽丰田生产线的压力来自于,2022年同期该公司的销量增幅高达25%,也是在这一年,广汽丰田计划新增员工近3000人。

人力在全盛时期扩张,给今年带来了一定的压力。接近一线管理岗位的黎睿告诉AutoPix,广汽丰田今年的销量目标是95万辆,即将年度销量的跌幅控制在5%左右。

生产线上的一个传言是,如果不能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追回销量,广汽丰田可能还会面临裁员的压力。

今年前8个月,广汽丰田累计销量58万辆,目标完成率61%。压力仍然巨大。

02.

加班变成“补班”

今年8月,广汽丰田月销量接近8万辆,在全部车企中排名第六。如果将对比的范围限制在合资车企中,广汽丰田的销量超过了上汽通用,仅次于南北大众。

更让广汽丰田感到安慰的是,8月销量环比7月增长了12%,同比下滑幅度缩窄至5.2%,距离目标越来越近,趋势是好的。

但张增的担忧并没有被完全打消。高温假结束后的8月初,复工后的产线上,大家似乎忘记了一周前才发生的裁员,“管理层对裁员的事只字不提”,没有人敢为接下来的事情拍胸脯。

没有得到稳定军心的承诺,职工只能根据自己的感受来判断接下来的走向。他记得整个8月里,生产线的假期尤其多,“经常都是上四休三。”

这样的安排,并没有激起太大的不满。张增告诉AutoPix,广汽丰田的员工以“本地人”为主,他们生存压力相对小,不希望太强的工作压力。但对于张增这类外地迁入的打工人,薪酬更重要。

与生产线员工工作时长同步降低的,还有产线的节奏。黎睿告诉AutoPix,广汽丰田的五条主要产线中,8月里至少三条的设备都处于“稼动率很低”的状态。

生产线低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8月中旬,销量趋势趋于稳健,再加上9月和10月是车市的传统旺季,被称为“金九银十”,广汽丰田有了更多信心扩产。

与之相应的,生产线的排班也最终确定下来。樊超告诉AutoPix,按照9月和10月两个月的排班,生产节奏骤然提升,基本上每周都是单休。

可9月工时的增加,却并不意味着张增的工资能够等比例增加,生产线员工还需要为过去几个月中多出的付出代价。

“生产线都欠公司的班,现在加班的工时都算是在补班,拿不到加班工资。”供职于一线赵铭的告诉AutoPix,按照广汽丰田的规定,8月之前排班不足少的那些工时,会积累成“欠班”工时,9月之后的加班工时,会先用来“补班”。

赵铭觉得,这种安排多少有一些不公平。

排班不足的情况下,赵铭等生产线员工只能拿到基本工资和固定的补贴。但产线上大多数普通职工的底薪只有4000上下,效益好的月份里,生产线职工通过加班来获得可观的工资。平日加班可获得1.5倍时薪,周末加班时薪有2倍。

赵铭告诉AutoPix,过去几年之中,通过一定的加班,产线职工实际到手的薪酬远高于基本工资,可以翻倍至七八千元。

如今9月的加班工时用来补班,这些原本可按照1.5倍到2倍计算的工时工资,全部按1来折算了。

9月的补班是高强度的。黎睿告诉AutoPix,过去的一周中,除周末外,部分产线上的员工还增加了一小时的工作时长。

樊超清楚补班制度中隐藏的不公平,但他不想去计较了。

一年多前,他曾供职于国内最大的动力电池生产厂家,那家企业业务壁垒高,在资本市场上颇为吸睛。但对生产线的员工,却奉行着森严的加班制度。对比之下,樊超觉得广汽丰田已是厚道的企业,他希望广汽丰田的销量能够快点变好。

03.

“三个和尚没水喝”

即便终端已给出近5万元的优惠,GLC仍然面临继续降价冲量的压力。除了外部包括理想等品牌的竞争压力外,GLC继续以价换量的另一个压力来自于内部。

黎睿还记得,大约两年前加入广汽丰田时,面试官在确认了他的工作能力后,只多问了一个问题,怎么理解“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

在广汽丰田工作的这几年中,他先是理解了这句话的前半句。

今年9月7日晚,广州市突降暴雨,广汽丰田某主要供应商的厂区被雨水倒灌,生产设备被浸泡,损毁严重。意外发生的次日,黎睿所在部门组织资源,参与了对这家供应链企业的帮助,受影响的公司,在当天下午便恢复了生产。

汽车产业链漫长,广汽丰田的供应商也得以集中在同一区域内,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产业闭环。广汽丰田集中布局的好处是降低了生产环节的沟通和物流成本,让各个环节彼此之间可以更密切的配合,互抵援手。

这种分享和共担的精神,贯彻在很多环节上。供职于广汽丰田职能部门的赵铭告诉AutoPix,很多整车企业中,生产线和办公楼执行两套作息方案,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午休时长,办公室留有午睡时间,而讲求效率的生产线则没有。

但在广汽丰田,综合楼的职工同生产线员工执行相同的作息,午休时间从中午12点开始,一共只有45分钟,这让赵明放弃了在其他主机厂时养成的午睡习惯。

▍广汽丰田最热销车型锋兰达

如今,经过7月底的一轮裁员,黎睿开始理解那句话的后半句。三个和尚没水喝,以成本控制为优先准则的广汽丰田,很难负担起冗余的人力。

在外界看来,被裁的广汽丰田劳务工拿到了一笔不菲的裁员补偿。

网络热议的一张图片显示,除了获得正常的补偿外,被裁员工还可以拿到相当于一个月收入的“感谢金”,以及2个月额外的基本工资。

作为一套裁员方案来看,广汽丰田并没有亏待劳务工。但也有员工指出,舆论将这份赔偿方案称为“N+5”,是夸大了事实。方案中两个月基本工资的额外补偿,实际上是广汽丰田即将发放的年中奖,在这一项上,被裁员工只是与在职员工保持了一致。

对于继续留在岗位上的员工来说,这同样是一份没有太多惊喜的年中奖。

“今年的年中奖发的晚了很多。”黎睿告诉AutoPix,今年广汽丰田的年中奖直到8月才发放,比以往晚到了一个多月。

除了来得晚以外,金额比2022年缩水不少,“去年年中奖发了4个月的工资,今年直接砍掉了一半。”

赵铭知道,公司的财务压力在加大。

广汽丰田销量的增加,与逐渐抬高的促销力度有关。三线负责产品中,热销的锋兰达在终端维持着1.5元以上的降价幅度。而一线和二线负责的产品凯美瑞、汉兰达、威兰达等车型,终端优惠幅度在2万元以上,广汽丰田产品的销量,均与降价幅度正相关。

以价换量的背景下,张增知道,生产线员工的薪酬短时间很难回不到巅峰了。如今他最大的希望是多发点奖金、少上点夜班。

(文中张增、黎睿、樊超、赵铭为化名)

本文为汽车像素(autopix)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原文标题:广汽丰田裁员50天,一线员工开始“补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