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掀翻了上汽的桌子?-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4-01-04 14:27:16

宾客散了,残局未拾。

上汽集团挣扎得很痛苦,有几个数据已经将苦意倾泻而出。

销量完成率,全年目标600万辆,上半年累计销量仅为207.2万辆,完成三成左右。

毛利率,从2019年的12.15%下降至今年上半年的9.67%,用李想的话来说,这个毛利率非常不及格。

产能利用率,从2019年的87%一路下滑至今年的46%,产能利用率不到一半,就意味着销量利润跌跌不休的背后,随之而来的是裁员。

“因为员工每个月要达到标准工时,工资才会全额发放。”但是,工厂放假的频次不在少数,据说因为被迫放假,工资不能全额发放,很多人才被造车新势力给挖走了。

这些是上汽集团如今的状态,一种挣扎中不可得的焦灼。

今年是陈虹掌舵上汽的第九年,手上握着的不再是一艘连赢17年的巨舰,而是被覆盖上了“式微”“自救”“不赚钱”“挣扎”这样暗淡底色的词汇。彼时,距离陈虹退休交棒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

守岗第九年,上汽突围在路上,陈虹显然不愿意带着这种遗憾卸任的,毕竟一手打造了上汽集团的高峰,开心热闹着宴宾客,时代的到来却一声不吭地推翻了他宴宾客的席桌,碟碟碗碗洒一地,宾客散了,残局未拾。

转型到达不了彼岸

桌子并不是突然被推翻的,只是被主动打价格战的上汽大众推出了门外。

从ID.3的降价开始,上汽大众以一己之力掀起了下半年的价格战,业内认为,这是上汽大众背后的上汽集团,承载的痛苦变大了。因为,过去有多辉煌,现在就有多痛苦。

上汽大众销售与市场执行副总经理俞经民用“波澜壮阔的卷”形容上半年,这番波澜壮阔,少不了上汽集团各品牌的推波助澜。或是直接大幅降价,或是定价即是降价。“卷的本质,是淘汰”。

虽然,脚上已经带上脚镣,但是上汽集团这头大象仍旧不希望席地而坐。

“上汽大众做出降价的决定难吗?销量上涨利润没有上涨,心里慌吗?”成都车展时,俞经民回答这个问题,算得上坦率。“难!吵架吵了两个月才做出这个决定。但是只要有销量,我们就不慌。”

话外之意很明确,上汽大众这么大的体量,不参与价格战是不可能的事情,“当失去销量时,品牌才会真正受损伤”。为了快速应对市场挑战、达成战略目标,保持体系战斗力,俞经民认为,短期哪怕牺牲一点利益也是必要的。

“我们是燃油车的王者,在新能源赛道,我们至少要成为合资品牌的销冠。”这是上汽大众承接的品牌刷新的使命。

ID.3降价3万元之后,7月销量突破万辆。嘴上说着“由不得自己不卷”的俞经民,说自己不慌。不过,上汽大众上半年的成绩,还不足以让俞经民有足够的底气说不慌。

上半年,上汽大众销量仅有50.33万辆,同比下滑12.42%,净利润只有5亿元。对比一下取代上汽大众销量第一位置的比亚迪,上半年赚了100亿元,净利润超过上汽集团,首次位列第一。

一直是“利润奶牛”的上汽大众都不赚钱了,谁又能来当个提款机让飞凡有备无患地起飞,谁又能来当一个安稳的靠山让智己的命运被垂怜?飞凡与智己的局促,背后是上汽集团变革脚步的亦步亦趋,以及乏力。

大众汽车乘用车品牌CEO施文韬再次秘密来到中国,立Flag的样子,和“前10年从销售干到老板,挣了一家4S店,后十年维持这家店负债4000万元”的经销商,痛苦相交成一点。

这一点,叫做痛苦,上汽通用也感受颇深。

同样是当了多年后盾的上汽通用,也无力承担带飞智己和飞凡的责任,因为自身难保。今年6月,是上汽通用进入中国的第26个年头,原本应该喜悦的日子,却充斥着诸多伤感。

从1997年诞生到拿到200万辆销量的高峰,上汽通用跌跌撞撞走了20年。但是从200万辆高峰跌掉一半,5年足够了。业内用了一个词来形容这几年的上汽通用,“大厦将倾”。

更为忧伤的是,一骑绝尘多年的别克GL8,被活生生拽下神坛,被腾势D9打败了,单月销量被超过,也就意味着上汽通用最后一块高地被攻下。

通用掌舵人玛丽·博拉一边和投资人斗智斗勇,一边希望上汽通用能撑起她挽救通用危机的勃勃野心,为了表现出让通用成为电动车市场领导者的绝对信心,她在采访中喊话,“我们不会把领导地位让给任何人”。

奈何,如今的上汽通用在变革的找寻中丢掉了原来锐意进取的样子。通用领导者的地位,谁来立?

除了双君一宝,别克有什么新车,雪佛兰在卖什么?很多消费者不清楚。那么,又有多少人不加思索,能直接叫出凯迪拉克首款来自奥特能平台的电动车叫“锐歌”?

上半年上汽通用销量为412826辆,同比下跌11.8%,完成了目标的30%,创下新低。报端媒体用“大溃败”来阐述上汽通用的惨,不过这和当了多年上汽通用总经理的王永清没关系了,他被换掉了。

70后的庄菁雄从60后的王永清手中接过的上汽通用,已经形成了一个难解的局。销量守不住,价格守不住,转型也到不了彼岸。

重提“活着”

李想曾说,效率是理想汽车的优势。身处红海的车企,应该对成本和销量更敏感。

这些原本是上汽集团信手拈来的话题,现在轮到别人来教。当然,愿意听李老师讲课的人不少,李老师也愿意教,教完李斌何小鹏毛利率,再来教传统车企搞成本,搞效率。

降本增效一直是传统车企的必修课,但是,现在上汽集团没有太多有效的手段进行降本增效,“现在就搞放假,停工就不发钱了”,即便如此70%的员工还是不愿意从上汽离职,“因为没地方可去”。

随着组装中国第一辆桑塔纳的工厂关停,属于上汽集团的时代翻页了。第一工厂关停之后,在上海安亭的第二和第三工厂启动合班,即从两班合并为一班。

资本市场认为,上汽集团大部分的利润,都源于大众和通用。当这两头大象都被迫席地而坐的时候,需要供血的乘用车品牌,转圜的余地也所剩无几。

近一年,上汽乘用车技术中心裁员的传闻,屡见不鲜。甚至有员工发帖抱怨说,“同事们大都重新修改好了简历,准备迎接市场的洗礼了”,后来经过洗礼之后,又无奈写下,“活着,就是最好的指望”,因为无处可去,所以离不开。

曾主管上汽乘用车业务的上汽集团总裁王晓秋,在2019年就不断重复活着的话题。“市场非常严峻了,我们要先‘活下来’,‘活下来’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如今,上汽乘用车再次重提“活着”。

活下来的都是英雄,被淘汰的只能成为历史。王晓秋曾希望上汽要去做英雄,而不要去做历史。不过,曾经风生水起的荣威与名爵,做英雄的路,有些模糊了。

从第三代RX5上市之后,许久不见动静的荣威终于拿出来一款中高级纯电轿车,D7作为“D家族”的开篇之作,背负着荣威加速新能源落地的重任。未来三年,荣威将以D7为起点,持续投放8款新车。

只是,市场并未给载着野心而来的荣威D7一个友好的见面礼,荣威上半年的销量就两个字,“腰斩”。在荣威的销量构成中,荣威RX5占着较高的份额,也是品牌的走量车型。但是,荣威RX5的单月销量仅有5000辆。

于是业内说,“开启互联网汽车的荣威RX5,最终败给了时势”。其实,也是败给了自己。燃油车接连下跌,新能源毫无起色,荣威的牌面看不出如何解。

名爵早已经看出来国内市场立足之难,所以早早就打着“走出去”的旗号,去开拓海外市场。所幸海外市场挣回一些面子。

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秘书长西格丽德·德弗里斯表示:“中国将目光投向了欧洲市场,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欧洲工业的面貌。”去年在欧洲市场增速仅次于特斯拉的名爵,成为上汽乘用车板块为数不多的亮色。

在上汽集团的年报“经营情况的讨论与分析”里,屡屡出现“发力新赛道”五个字,主要是指新能源汽车和海外市场两大板块。

不过,业内普遍认为这两年支撑起上汽新能源赛道的,是上汽通用五菱MINIEV,这是上汽体系内唯一称得上“新能源爆款”的车型。2022年数据显示,上汽新能源销量突破百万,约占集团总销量的20%,仅五菱宏光MINI EV的销量就达55.4万辆,占据半壁江山。

销量苟住了,问题是平均售价不到5万元的五菱宏光MINI EV,无法帮助庞大的上汽集团撑住场面。

撑场面的还是要靠智己与飞凡。

怎么烧出一桌好菜

2019年,说着“活着”话题的王晓秋,对上汽未来布局打了一个比喻。他说,“一个缺少经验的年轻厨师做一个冷盘、一个菜品或许还可以,但很难烧出一桌好菜。不过,随着时间和经验的积累,相信这个厨师一定能烹调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好菜”。

彼时,他即将督阵“1号工程”,也就是智己汽车。王晓秋常用这句话比喻等得起、且必须等,“造车也是这个道理”。

上汽集团将转型的筹码压在智己汽车和飞凡品牌上,王晓秋所说的色香味俱全的好菜,必须摆在这两个品牌的桌子上。

集上汽、阿里巴巴和张江高科三大集团背书,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智己,从诞生到现在推出了三款车型,智己L7、LS7、LS6。目前,前两款车型的销量并未达到预期,于是在智己LS6发布会上,智己联席CEO刘涛立下一个目标,“智己LS6目标销量,是LS7的3倍以上”。

智己LS6预售价区间为23万-30万元,刘涛说为了达成这一“平衡点”,智己做了很多“降本”工作,为的就是求量。不过,有人觉得,和李想、余承东有相似之处的刘涛,应该也听了李老师的效率课。

智己LS6与智己LS7同属中大型车级别,但是承担的任务不同,一个走销量,一个打品牌。

刘涛的这个说辞,并不能抹掉业内对两款车型价格重叠的质疑,因为智己LS7打品牌的言外之意,就是销量不达预期。被寄予厚望的上汽“一号工程”,未能帮助上汽集团站稳脚跟。

“我觉得不能单纯看销量,最好多方面来判断品牌的含金量,不要以短期论英雄。”

刘涛多次强调,用多方面来判断品牌的含金量,这句话放在盛世之时一点错都没有,但是放在下行之时,就不如俞经民来得实际,“没有销量,品牌才会真的受伤”。

2023年智己年销量目标4.5万辆,上半年累计销量为9790辆,仅完成销量的21.7%。销量承压下,智己主打的“智驾”科技底牌,略显无力。

一旦,智己不能大步向前,就要堵住飞凡的步伐。堵在荣威转型之路上的飞凡,也有着“堵着不走”的既视感。

数据显示,今年7月飞凡销量为2060辆,1-7月累计销量是11830辆,含着“金汤匙”、对标特斯拉、承载着上汽集团中高端新能源梦想的飞凡,无法和一众造车新势力在销量榜单打擂。

其实,飞凡的诞生,并不如智己来得引人注目,可以说命运多舛。先后经历了荣威MARVEL系列、R品牌的更名,后来几乎没有了存在感,直到更名飞凡之后,才算“名正言顺”。

在业内认为飞凡F7能够成为飞凡的“翻身之作”之时,智己LS6的预售价格直接覆盖了飞凡F7的价格区间,让这款有着“卷王”之称的车型,在7月销量跌至千辆之时,不得不再次“卷价格”,又降了两三万元。

能不能卷出上汽大众ID.3一样的效果,有难度。

目前,飞凡打出的错位竞争的旗号并没有让F7成功飞起来,“飞凡F7在2023年的销量要超越蔚来ET5”也停留在口号上。超越蔚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赶,飞凡也一直在努力寻找破圈的办法。

但是,很难。

就像当惯了老大的上汽集团,如今也未能找到“烧出好菜”的道理。

原文标题:谁掀翻了上汽的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