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反转!威马沈晖没有跑路,而是去找开心了-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4-01-01 01:51:06

如果不是开心汽车的一纸公告,可能很多人都还在心里有所猜疑:到底沈晖是不是跑路了。

9月11日,开心汽车(Nasdaq: KXIN)正式宣布已经和WM Motor Holdings Limited(简称“威马汽车”)签署了非约束性并购意向书,计划增发一定数量的新股并购其股东持有的100%股权。

市场许是提前知道了消息,几天之前的9月7日,开心汽车大涨89.94%,从前一天0.179美元的收盘价,涨至次日的0.34美元,市值一天之内直接翻倍。截至9月11日收盘,开心汽车以0.258美元收市,总市值为1.02亿美元。

就在几天前,9月10日,威马原本有意“反向收购”港股的Apollo出行(00860.HK)而实现上市的目的。当日,Apollo出行宣布收购终止,给出的理由是:“考虑到全球市场动荡及地缘政治冲突、金融市场氛围持续不确定及疫情后短期经济复苏等其他商业因素,买方、卖方及本公司已相互同意订立终止契据以终止收购协议”。截至9月11日收盘,Apollo出行(00860.HK)9.04港币,约合1.15亿美元,标的与开心汽车(Nasdaq: KXIN)相当。

根据Apollo出行此前公告,拟以20.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8亿元)收购威马控股全资子公司,具体操作方式为Apollo出行以每股0.55港元的价格向威马配发约288.25亿股。收购完成后威马在Apollo出行的持股数为311亿股,比例将超68%,从而实现上市的目标。而彼时威马已有Apollo出行28.51%股权,系于2021年第四季度通过换股的方式获得。

若全部按照每股0.55港元的价格计算,311亿股相当于21.79亿美元,也就是,威马将以21.79亿美元的代价实现港股上市。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威马当时估值约350亿人民币,但却要花150多亿人民币买一个空壳,这个代价不可谓不高。恐怕是因为这个成本过于昂贵,威马创始人沈晖当时“敢怒不敢言”,但却在新浪微博发了一段这样的话:“活下去,像个牲口一样地活下去”!

但资本不等人。自2023年1月Apollo出行公告将收购威马全资子公司以来,威马的状态每况愈下,不仅频频传来资金链断裂、员工离职、全员欠薪的新闻,原来还算可以的销量更是不见了踪影。

根据公开资料,2019年到2022年,威马汽车年销量分别为12799辆、21937辆和44152辆。2022年,威马销量逆势下跌为29450辆。

根据威马汽车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其在2019-2021年,分别实现营收17.62亿元、26.71亿元、47.42亿元,同期亏损金额分别达到41.45亿元、50.84亿元、82.06亿元,三年累计实现经调整净亏损约136.32亿元。

进入2023年的威马汽车更是状态十分糟糕,生产和销售几乎进入完全停滞的状态。已经没有人相信威马还能够挺过来。

好在,公众等来了威马在美股反向收购开心汽车(Nasdaq: KXIN)以实现上市融资的消息,沈晖跑路美国的传闻也因此被打消。

媒体报道称,从反向收购Apollo出行,到如今与开心汽车合并,威马的市场估值缩水了约60%。但更关键的问题是,即便威马最终实现了在美股的反向并购上市,其工厂是否能够重新开工生产,以及消费者还有信心来购买威马旗下的产品吗?

毕竟,对当前的消费者来说,新能源汽车拓荒的时代早已经结束,市场可选择的产品越来越多,这也是越来越多消费者倾向于大厂品牌的重要原因。

需要沈晖去解决的问题依然还很多。

好在,相比上次的反向收购,沈晖的表态则要淡定得多。这一次,沈晖仅平淡地表示,“好事多磨,静待花开”。

简单8个字,与当初“活下去,像个牲口一样地活下去”的悲情,已不可同日而语。

原文标题:一夜反转!威马沈晖没有跑路 而是去找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