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东再越关山:华为汽车业务再遇转型关-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4-01-01 01:51:04

不论是赛力斯还是问界品牌亦或是华为,此时此刻更需要来自市场的支持。

9月12日,华为发布和赛力斯联合设计的AITO问界新M7车型,面对这款已经在成都车展亮相过的改款车型,余承东也没有表现出往日的激动与亢奋,就连“遥遥领先”都由台下的看客带起节奏。

事实上,在这场发布会之前,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华为今年的秋季新品发布会,期待Mate60系列的介绍,以及麒麟5G重新回归,老余会如何地意气风发。很可惜,不大的舞台加上不够惊喜的产品,余承东也少了几分挥斥方遒的骄傲。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新M7正式上市的同时,工信部公示了第375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AITO问界M9赫然其列。这款由华为倾注更多心血的车型或许比改款而来的新M7更有资格站在旗舰新品发布会的舞台上。

但就是为了这款中改车型,余承东依旧将其单独拉了出来,并多次为其站台。事实证明,这样的摇旗呐喊还是颇有成效的。在发布会当晚,新M7的订单量突破15000辆,要知道今年上半年,问界的累计销量仅25,761辆。

不论是赛力斯还是问界品牌亦或是华为,此时此刻更需要来自市场的支持。

问界的销量陷阱

在问界第一款车型上市之初,余承东就喊出了超越BBA,年销30万辆的销量目标。在M5正式上市后,余承东进一步认识到真实的汽车消费市场,听到了前线之上炮火的声音,默默承认错误,将年销量目标改成了10万辆,但这也依旧是问界至今没有完成的高度。

从今年年初开始,问界的销量就开始腰斩,问界M7、M5以及M5纯电版三款车的单月销量远不及去年一款车的销量,上半年累计销量不足3万辆,与其去年月销过万大相径庭。显然,余承东口中的“遥遥领先”和“世界第一”没有反映在终端销量上。

事实上,从去年年末,就有不少新能源车型开始集中推向市场。另外,由特斯拉率先拉开的价格战,对于价格偏高的问界来说影响不小,尽管问界第一个跟进表示终端优惠3.5万元,但仍旧敌不过一众只要份额不要利润的品牌。

另一方面,在今年3月份,屡次重申不造车的任正非又下了一道禁令,不准余承东使用“华为汽车”、“华为问界”、“HUAWEI AITO”等标志来宣传和销售汽车。从这里开始,在消费者的层面,华为开始与问界脱钩。

至少关联没有像之前那么强烈,甚至一度造成了华为汽车的感观,甚至华为智选的销售也在有意无意地表示问界与华为之间的联系。

如今,在问界的海报上已然看不到HUAWEI的LOGO,取而代之的是华为与问界联合设计的字样。实事求是之中,少了一份自信,多了一份谨慎。

今年8月,华为与奇瑞强强联合,共同打造高端豪华智慧汽车品牌智界。并表示该车将会第一个搭载HarmonyOS 4,将在今年亮相。

余承东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我们想让华为问界成为一个生态品牌,现在是赛力斯生产的,马上还有奇瑞、北汽、江淮也会生产搭载华为整套解决方案的车出来。”

可以确定的是,奇瑞作为新的伙伴加入华为“朋友圈”,二者携手在智选车模式下所打造的新品牌,正蓄势待发。

此时,问界销量的下滑如同一剂眼药,不仅让余承东有些不忍直视,甚至还会影响潜在合作伙伴的决策,意向合作车企可能会观望华为的销量表现,以此来评估与华为的合作是否具有潜力。

被问及问界新M7销量的预期时,余承东表示:“希望它能承担起今年三成以上的销量任务,今年年底还会发布旗舰车型问界M9,在新能源车行业如此内卷的情况下,相信和我们一起紧密合作的厂家都能活下来,成为少数幸存者。”

“像Mate60 Pro一样流畅”

在这场针对新M7的发布会中,余承东打趣道:“鸿蒙智能座舱一直被抄袭,从未被超越。”并一再强调与合作伙伴赛力斯在升级打造上花费超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以前只顾吹牛的余承东终于开始认真了起来,拿出理工科学霸的姿态给宝马X5L与理想L7摆事实讲道理,用大篇幅数据对比来展现新M7的产品实力,细节程度可以说是达到了毛孔级。

拉一张大图给各位感受一下,麋鹿测试快1.2km/h、制动距离小了1.6米、转弯半径小了0.23米,风阻更是精确到小数点后3位比竞品小了0.012cd。

就是这些一系列微小的质的差距,鼎立了问界新M7的遥遥领先,这些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的数据对比是否真是可靠还有待各位媒体充分验证。

但在车机上,余承东简单的一句话,就让整个直播间瞬间刷屏。

“车机系统将像Mate60 Pro一样流畅。”这也是万千观众最为期待的产品没想到只是成为一个形容词出现在了问界新M7身上。

问界新M7搭载了更多应用,如手机“碰一碰”可实现接续追剧、游戏等应用流转;手机航拍流转到座舱屏幕等。小艺智慧语音进一步突破,可以做到离线语音导航、实现语音操控拍照随时分享、无需下车即可支付等。

这里有一个特别大的彩蛋,在新M7的后排座椅上,配备了两块智能屏,实际上是华为价值4299元的平板电脑WGRR-W09,而且用上了麒麟9000 E的芯片。想到曾经宝马7系后排配了一块选装5000元的智能屏,也就是几百块的且被阉割掉通讯能力三星手机,不得不说余承东在诚意方面做到了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值得注意的是,问界新M7再次把价格比预售之时拉低了一万进入25万区间,并表示还有3万的选装补贴,打通全国全城的辅助驾驶也将在年底开放。如此多政策叠加,不得不为上一个买车送手机的领克08捏了一把汗。

短短几个小时,问界新M7斩获1.5万订单,与一年前的2小时2万订单相比,新M7的诚意更大产品实力更足但销量不复当年勇。

余承东也只是在发布会结束一个多小时后,匆匆在微博上再次复述了一下新M7的产品实力,没有过多的豪言壮语。

华为汽车业务再遇转型关

就在一个月前的成都车展期间,多个接近华为的信息源表示华为有意推动车BU独立运营,目前正与重庆国资委密切接洽合作事宜,“形式类似于荣耀单飞”。

随即华为官方在头条平台上发文称,“网上传闻与事实不符,并未与重庆国资委洽谈车BU相关事宜。”

华为剥离车BU的传闻可能跟这一业务迟迟未能打开局面有关。今年上半年华为汽车业务年营收仅10亿元,这在华为内部算非常小的业务体量,就是这块亏损的业务却一直占用着大量的资源。

客观来说,华为汽车业务本身就生于乱世,如今华为5G归来,在手机与汽车之间难免会有个取舍。

2019年4月16日,在第十八届上海车展上,除了一众车企外,有一个身影格外瞩目。这是华为首次以“面向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的身份登陆上海车展。

当时华为的轮值董事长徐直军为了消除车企顾虑,第一次对外提出“华为不造车,聚焦ICT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

此时的华为正在贸易战最浓烈的硝烟中夹缝生存。在上海车展一个月后,2019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允许美国政府对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包括高通、英特尔、台积电等在内的华为供应商都被迫终止合作,刚刚实现对苹果超越的手机业务,瞬间陷入低谷。

不论是不是为了开辟新航路,还是仅仅给手机业务留下一个可供呼吸的窗口。华为几乎就在被美国商务部制裁的同一时间,高调宣布正式成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并从此前华为终端旗下转为ICT管委会直辖。

这也算是贯彻任正非“不靠手机也能活下来”的必要手段。1566天过去,媒体用轻舟已过万重山去评价华为走过受限的日子。如今5G重新走进外界视野,华为的汽车业务或许也要从智选车模式再向供应商转型。

早在几年前,华为5G汽车生态圈建立后,就希望通过汽车增量部件的优势、面向消费者1+8+N的全场景体验以及5G网络解决方案的能力。这也呼应了华为“聚焦ICT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造-好车”的理念。

苦于美方的制裁和限制,这一计划几乎搁浅,华为汽车业务无奈转向智选车模式。作为智选车模式的一把手,余承东此时的压力不亚于当初被同事围在办公室里。如果新M7或者年底面世的M9没办法迅速做到领先地位,华为汽车业务恐怕又将生变。

原文标题:余承东再越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