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奔驰停产度过阵痛期-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3-12-31 01:19:25

一周内,北京奔驰两大工厂相继“停产”。汽车像素(ID:autopix)独家获悉,本周开始,北京奔驰位于大兴的NGCC工厂将停产超1个月。同时,顺义工厂也在近期开始停产。

北京奔驰两工厂停产的原因并不相同。顺义工厂停产背后,北京奔驰纯电车EQ系列的产品接连失败。而为承接起奔驰即将重回战场的下一代电车,大兴工厂相继开启产线改造。

国内汽车市场中,包括北京奔驰在内的豪华品牌被认为拥有燃油车最后一道护城河。如今,至少两场艰难的战役,开始在这道越来越窄的护城河两岸同时打响。

执行改造任务的同时,北京奔驰旗下销量最高的三款油车均由大兴工厂生产。其中,奔驰“最后一代燃油车”的新一代奔驰E(214)已开始在大兴工厂中试装。

文|董波波

编辑|冒诗阳

汽车像素(ID:autopix)原创

01.

一周内两工厂停产

比起国内多数合资车企,北京奔驰的阵痛期来得虽晚,如今也还是来了。

汽车像素(ID:autopix)独家获悉,北京奔驰位于大兴的前驱车工厂(NGCC)于上周末开始停产。按目前计划,本轮停产的时长将超过40天。

北京奔驰体系内,NGCC是负责产品最多的一处工厂,北京奔驰MFA平台下的A级、C级、GLA以及相对应的新能源车型全部由这里生产。这些产品主打35万元及以下市场,以至于NGCC被称为奔驰品牌的“入门车”基地。

产品的入门定位,决定了NGCC在支撑北京奔驰销量上的重要性——奔驰C级车7月销量1.42万辆,是北京奔驰旗下当月最畅销的车型。

“现在NGCC工厂的停车场里现在停满了新车。”接近北京奔驰营销体系的一位负责人告诉AutoPix,为了给长达一个多月的产线改造腾出时间,NGCC为主销车型建立了一定库存,停产期间奔驰C级车预计不会出现大范围缺货。

然而,停产的代价可以降到最低,却无法完全避免。

停产依然影响了两款车未来一段时间的产销节奏,“建立的库存还是以奔驰C为主,这款车的销量比较稳定,其他几款产品等于做了牺牲,不会大范围去铺了。”

NGCC不惜代价停产的背后,是一场北京奔驰不惜打乱产销节奏也要进行的转型准备。

NGCC工厂产品35万元以下区间的市场定位,正是特斯拉、比亚迪、蔚来、理想、极氪、阿维塔、智己等几乎全部中高端纯电品牌的目标。

▍奔驰CLA概念车

9月2日,奔驰在2023德国慕尼黑车展上首度展出了下一代CLA级概念车,该车的量产版本将在2024年亮相。

与在售的CLA不同,纯电版本将作为下一代CLA的主打,这款概念车被奔驰官方描述为“奔驰新生代电动车的先驱”。这款轿跑形态的纯电产品,被奔驰视作是在全球范围内反击特斯拉等造车新势力的战略起点。

此前,奔驰CEO康林松称奔驰的转型目标是“2025年前半数以上新车销量为新能源汽车”、“2030年在条件许可的市场环境下仅销售新能源车型”。

但奔驰目前的一代纯电产品,已被证明是销量上完全失败的一代产品。AutoPix独家获悉,几乎与NGCC同一时间点上,北京奔驰位于顺义的新能源工厂也于近期开始停产。

如果说NGCC的停产决策里还有北京奔驰主动配合转型的成分,顺义EVA平台工厂的停产,则更多是因为产品的连续失败。

今年8月,EVA平台下EQE、EQC、EQB和EQA四款产品国内销量加总不超过1700辆,不到蔚来同期销量的十分之一。

除了一款月销6000左右的燃油车GLB外,北京奔驰顺义工厂的主要任务便是负责EQ系列的生产。停产后,顺义工厂没有太多大动作,目前厂内仅在进行一些惯常的设备维护。

虽然奔驰新能源车惨淡经营,但今年7月,奔驰监事会依然将现任CEO康林松的合同延长了5年,一直到2029年。这意味着奔驰向智能电动化转型的关键窗口期,都在康林松任上。

奔驰监事会的耐心,或许不会持续太久。奔驰的转型路径中,EVA平台仍然代表着试探和过渡,而下一代CLA所依托的MMA平台,以及奔驰专为智能电动化而开发的MB.EA平台,这对组合更像是奔驰转型的“终极方案”。

中国市场上,NGCC将负责下一代CLA同级产品的生产,在此之前,NGCC需完成现有MFA平台向MMA平台的改造。

与此同时,承接MB.EA平台的改造,不久后将在北京奔驰“老厂”启动。

AutoPix获悉,与NGCC相邻不过3公里的北京奔驰MRA平台工厂也将在近期启动改造。

但与NGCC的果断停产不同,奔驰MRA工厂似乎承担不起停产的代价。

02.

奔驰的最后一代油车

对于北京奔驰而言,与承接下一代电动车同步进行的另一项任务,还有迎接“最后一代燃油车”。

“214已经开始试制了。”接近北京奔驰制造体系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汽车像素(ID:autopix),214是全新一代奔驰E级车在工厂中的代号。根据公开信息,这款车在今年4月上海车展期间官宣,预计将在11月广州车展期间上市。

为迎接新款,在售的现款奔驰E(213)已在收紧产能。

对于北京奔驰而言,E几乎是最重要的一款产品。这款车主销车型的价格带在50万元以上,今年前7个月累计售出超过9万辆,超过同级竞品宝马5系和奥迪A6,是北京奔驰品牌和销量的双担当。

北京奔驰的国产序列中,奔驰E由MRA平台工厂生产。该工厂目前的两条总装线中,MRA1主要负责奔驰E的生产,MRA2主要负责生产GLC。

与轿车序列中的E一样,GLC同样是北京奔驰现阶段的“要害产品”,这款车定价在40万到53万元之间,是北京奔驰国产SUV产品中的品牌和销量担当,今年前7月累计销量约5.8万辆。

奔驰的“最后一代油车”中,国产奔驰E预计将是最后一次大的换代,而在今年4月,GLC同样刚刚完成了新款上市,北京奔驰油车基盘的最后一次考验,均由MRA平台工厂承担。

正因如此,MRA工厂很难停产来进行改造。与NGCC的选择不同,MRA工厂预计将采用逐步改造的方式,以规避完全停产。

▍北京奔驰工厂

如今,国内转型不力的合资车企均在困境之中,但依靠豪华品牌的防线,北京奔驰暂时稳住了销量局面。今年前6月,奔驰中国销量超过37万辆,同比增幅6%。

但即便如此,北京奔驰油车销量的稳定,很大程度依靠降价换来的。

今年8月底,北京奔驰的中方股东北京汽车发布半年报,其中披露北京奔驰在今年上半年的营收为908.17亿元,同比增长11.47%。但在销量和营收维持增长的情况下,北京奔驰的盈利能力却开始下降,今年上半年净利润226.15亿元,比去年同期少了超过12亿元,同比下滑5%。

收入增长、利润下滑的背后,北京奔驰的油车为维持销量,悄然开始以价换量。除了面临换代的奔驰E给出超9万元的优惠外,去年才上市的新一代奔驰C,目前市场优惠也在9万元左右。

今年4月刚刚上市的新款GLC,次月立即开始了3万元以上的优惠,随后逐步放大至5万元以上。

然而,降价维持了奔驰品牌“最后一代油车”在国内市场的体面,却牺牲掉了盈利能力。北京奔驰多位负责人告诉AutoPix,一些不利的传言,开始在北京奔驰内部流传。

03.

以价换量的循环

即便终端已给出近5万元的优惠,GLC仍然面临继续降价冲量的压力。除了外部包括理想等品牌的竞争压力外,GLC继续以价换量的另一个压力来自于内部。

“老款奔驰E(213)快要停产了,终端优惠在收紧。”此前,一位接近北京奔驰营销体系的负责人向汽车像素(ID:autopix)透露,此情况下,新款(214)上市之前,奔驰E很难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承担起更大的销量任务。

与此同时,北京奔驰的三款主销产品中,由于NGCC正面临长达1到2个月的改造,奔驰C只有库存车可卖。销量的压力,全部聚集在了GLC上。

“现在GLC是‘老厂’的主产量了。”北京奔驰MRA工厂的一位负责人告诉AutoPix,新款GLC(254)上周的日产量为265辆,按计划本周日产量将扩大至329辆或365辆,工人需“加班”完成任务。

对于很大程度上保持“以产定销”模式的北京奔驰而言,GLC排产的扩大,意味着销量计划的继续跃升。

▍奔驰全新长轴距GLC

某种程度上,降价的确是北京奔驰务实的举动,但给利润带来的影响,也将是直接的。

GLC所在市场中,理想三款车型目前月销量已超过3万辆,这直接导致GLC从今年1月1.4万辆的月销量下滑至3、4两个月的3000辆规模。

4月完成换代上市后,GLC次月立即开始了促销,效果立竿见影,这款车的销量从7月开始,重新恢复至万辆以上。

为了适应降价带来的冲击,北京奔驰从多个维度上开始节约开支。有一线工人透露,目前北京奔驰开始用休假来“冲抵”工人加班的工资。如今的汽车行业中,这是多家合资车企用于控制人工成本的普遍做法。

此趋势下,北京奔驰未来的盈利能力还将面临更大挑战。燃油车需要牺牲利润以价换量的同时,MMA、MB.EA的改造,以及未来两平台新产品的落地和推广,都是较大的财务负担。

NGCC改造完成后,将承载30万元级别的纯电产品。在康林松看来,这个细分市场内,CLA、GLA等产品将依靠700至850公里的续航、800V的快充以及自研的MB.OS操作系统,复制奔驰燃油车在这一市场中的销售成绩。

然而现实情况中,考虑到失败的EQ系列,很难指望奔驰的新能源产品在2025年之前快速崛起。

与此同时,即便奔驰能够在电动化领域取得一定突破,目前康林松承认,奔驰电动车的成本将高于燃油车,这或许将削弱产品的盈利能力。

虽然康林松一直强调“利润优先”,但在中国市场,奔驰进入电动车的竞争,意味着利润将比燃油车时代更难以维持。对于北京奔驰而言,真正的考验还未完全到来。

本文为汽车像素(autopix)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原文标题:北京奔驰停产度过阵痛期|Pix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