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马汽车很难再“开心”-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3-12-23 10:30:07

谁能挽救威马汽车?这一问题提出了长达一年,依旧没有一个准确答案。9月10日,公司宣布终止港交所上市企业Apollo出行的RTO进程,在港股借壳上市的计划折戟。

随即,纳斯达克中概股开心汽车披露消息,将发行股份收购威马汽车100%股权。

它会成为威马汽车的救命稻草吗?

不断寻壳

正当外界以为,威马汽车可以在今年二季度曲线登陆港股时,公司于9月10日突然宣布,自愿终止与港交所上市企业Apollo出行的RTO进程,意味着公司筹划时间长达8个月,通过反向收购借壳上市的计划失败。

正当外界以为,这下威马汽车可能真完犊子了,9月11日晚间,纳斯达克中概股开心汽车突然宣布,已与威马汽车签署了非约束性并购意向书,计划增发一定数量的新股,并购其股东持有的100%股权。

威马汽车的上市路,真是一波三折,一波还来不及一波早就过去。

其实,威马汽车很早就启动了上市进程,曾先后谋求海外、科创板、港股IPO,结果都是无疾而终。

反向收购借壳Apollo出行实现港股上市,是威马汽车最接近资本市场的一次。

两家公司有较深的渊源,威马汽车现在仍是Apollo出行最重要的股东之一;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还担任着Apollo出行的非执行董事。

Apollo出行原名力世纪,过去主要从事珠宝业务。2020年初,公司收购APOLLO转型新能源汽车,主要生产超豪华轿跑,品牌和目标受众都极为小众。

早在去年12月,Apollo出行就曾披露公告,拟收购一家智能电动汽车企业。当时,外界就已料定,标的应该就是威马汽车。

果不其然,今年1月12日,Apollo出行进一步披露消息,全资附属公司已与威马控股达成协议,拟以配发及发行代价股份的方式,对价20.23亿美元(约合158.54亿港元),收购威马汽车100%股权。

尽管,对威马汽车的整体估值,较其2021年57亿美元的估值已大幅缩水,但成功上市后,威马汽车不仅可以快速获得短期资金,还可以打通长期融资通道。

当时,外界普遍预计,如果一切推进顺利,威马汽车可于今年二季度完成挂牌。

弱弱联合

为何突然终止与威马汽车的收购交易?Apollo出行的解释是,全球市场、金融环境以及宏观经济等各种外部因素所致。

这些因素,似乎没有影响纳斯达克中概股开心汽车对威马汽车的青睐。该公司董事长兼CEO林明军表示,威马汽车的品牌和产品定位,与开心汽车的发展规划非常吻合。通过并购,威马汽车将获得更大的资本舞台,更好地推动智慧出行产业的发展及落地。

那么,开心汽车又是谁?

其前身为人人汽车,是人人网旗下高端二手车经销平台。2015年,通过汽车金融业务切入二手车行业。两年后,正式入局二手车零售领域,成为中国二手车市场的主要经销商之一。

2019年5月,开心汽车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成为继优信之后,第二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二手车经销企业。

登陆纳斯达克的开心汽车,并没有获得资本市场的重视,上市当天股价即破发,后长期低迷。最新股价0.27美元,总市值1.072亿美元。

在二手车业务拓展不畅、公司持续亏损的背景下,开心汽车谋求转型,全力布局新能源汽车。

今年8月22日,公司宣布完成了对茂林斯达的并购实现控股,借此间接持股河南御捷获取了造车资质。

河南御捷原为河北御捷全资子公司,生产三轮车和老头乐起家,后转型为正规车商,拿到了造车入场券。2021年6月,两款A00级电动微车朋克多多、朋克美美推向市场,售价均在5万元以内。

前些年,A00级纯电微车曾以代步车的定位,在新能源市场大放异彩,宏光MINIEV连续多年高居新能源销售榜榜首。

但随着各大品牌A0级产品的入局,价格的下探,不断蚕食A00级微车的用户,致其市场份额快速下降。

此番,开心汽车筹划威马汽车,或正是为了扭转这一不利局面,征战市场规模更大的中端新能源汽车市场。

奇怪的是,开心汽车发布相关消息后,威马汽车的各种官方渠道,并没有同步该消息。9月10日,威马创始人、董事长沈晖在个人微博上说:“这周出差去了慕尼黑,然后纽约。好事多磨,静待花开。”

威马危急

已在ICU病房躺了一年,威马汽车的血条急剧下降,急需资金输血。

曾几何时,威马汽车也是中国造车新势力中的头部玩家,其创始人沈晖更是新势力中,少有的专业汽车人。

沈晖具有海外留学背景,长期在世界500强任职。2010年加盟吉利,在吉利收购沃尔沃的这宗世纪大并购中,他功不可没。

在他亲自下场造车后,各路资本尾随其后。

2017年-2022年3月,威马汽车密集完成了A-D轮共12次融资,从一级市场拿到了约350亿元真金白银,为IPO前融资金额最多的造车新势力。

2018年9月,威马汽车首款量产车型EX5率先上市。2019年,公司共计交付12799辆,仅次于蔚来,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二。

然而,在同行们奋力冲销量时,威马汽车却慢了下来,快速掉队。

2021年,同时期创业的“蔚小理”年交付量齐齐冲过10万辆大关,威马汽车只卖出了4.4万辆。2022年初,威马汽车甚至反其道而行之,调整生产线并控制产品销量,理由是为提高建议零售价做准备。

当时是啥市场环境、啥竞争格局,威马居然还想着搞“饥饿营销”。未曾想,市场没被饿着,自己瞬间被饿得奄奄一息。

2019年-2021年,威马汽车累计销售汽车7.89万辆,同期公司合计亏损136.32亿元,换算下来,平均卖一辆车要亏超过17万元。

据前期披露的招股书,截至2022年3月,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合计仅36.78亿元。如果不能及时上市,不能获得新的资金注入,这些钱维持不了太久。

果然,2022年10月,威马汽车传出全员降薪、员工讨薪、停产等各种不利消息。原本计划于2022年下半年推出的旗舰纯电轿车M7,也一直难产至今。

今年1月,沈晖在个人微博转发电影《芙蓉镇》中的一段视频:大雨中秦书田和胡玉音四目相对,旁白振聋发聩“活下去,像牲口一样活下去”。这或许,就是沈晖当时的心境。

这一次,开心汽车会成为威马汽车真正的救命稻草吗?

原文标题:威马汽车很难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