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帝国的黄昏-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3-12-21 10:26:51

编译|杨玉科

编辑|葛帮宁

出品|帮宁工作室(gbngzs)

一纸裁员令,再次将大众汽车集团推至聚光灯下。据德国新闻社报道,大众汽车集团2023年9月14日晚些时候表示,将在德国茨维考工厂解雇269名临时工,这些临时工的12个月合同即将到期。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还有约2000名临时工命运不确定,预计大众汽车集团不得不调整捷克边境工厂的轮班时间表。

因尚未作出最终决定,上述知情人士拒绝透露姓名。其中一人分析,自德国针对企业购买电动汽车的补贴于9月1日到期以来,茨维考工厂生产的电动汽车直线下跌,而企业订单约占大众品牌电动汽车生产的70%。

大众汽车集团本就处于艰难时期,其销售的电动汽车大多在德国制造,难以挑战特斯拉的全球主导地位。加之德国经济增长乏力,以及欧洲能源、生活和借贷成本上升,拖累了对大众品牌电动汽车的需求。

最近几年,大众汽车集团在茨维考投资12亿欧元(折合13亿美元),使其成为欧洲最大电动汽车工厂之一,计划每年生产33万辆汽车。该工厂主要生产ID.3、ID.4和ID.5,共有约1.07万名员工,其中2000多名员工签订固定期限合同。但现在,企业订单骤减,给该工厂工人的前景蒙上阴影。

德新社报道称,德国金属工业工会(IG Metall)代表已致信大众汽车集团管理层,询问其将采取什么措施,以及该工厂是否继续实行三班倒制。

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正在效仿特斯拉、宝马集团等企业,从中国向欧洲出口电动汽车。其子品牌Cupra宣布,拟在安徽工厂生产Tavascan,该车型基于与ID系列相同的硬件和软件平台,将于2024年在欧洲上市。

今年6月,大众汽车集团在德国西北部埃姆登(Emden)工厂停止6周电动车型生产,并计划在1500名参与生产的工人中裁员300人。

截至法兰克福时间9月14日13时30分,大众汽车集团股价下跌1.8%,该公司股价今年已下跌约8%。

但坏消息不止于此。

大众的危机,德国工业的风险

接任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这个德国工业的最重要职位不久,奥博穆(Oliver Blume)就陆续迎来一堆坏消息。

此前,大众汽车集团一名高管被派往中国,目的是审查当地竞争态势,反馈结果不容乐观。在沃尔夫斯堡总部——一座面积与摩纳哥相当的庞大工厂,这名高管直言不讳地告诉他的新老板——这家欧洲最大汽车制造商正在中国——其最重要的市场上,输掉电动汽车竞赛,而且没有希望单靠自己的力量迎头赶上。

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落后始于新冠疫情期间。待中国重新放开时,比亚迪、蔚来和其他本土品牌生产的插电式混合动力和纯电动车型的数量增加了一倍,而且大多数车型比大众汽车集团的产品更好更便宜。

现在,这些中国竞争对手纷纷把目光转向欧洲。与此同时,大众汽车集团和其他德国制造商还承受着能源价格高企带来的压力,这是德国长期依赖俄罗斯的后果。

在地球的另一边,特斯拉一直在扩张,并声称自己是汽车创新的引领者。特斯拉不仅削弱了大众汽车集团的摇钱树奥迪,梅赛德斯-奔驰和宝马集团也受到影响。

那些想要彰显自己处于时代前沿的“时髦精”消费者,抛弃了标榜“技术领先”的奥迪轿车,转而投向特斯拉的怀抱。

大众汽车集团面临的从上到下、从美国到中国的全面碾压,有可能演变成自2015年柴油排放作弊丑闻以来的最大危机。甚至可以说,此时的危机或许更难克服,而且反映出德国——这个欧洲最大经济体面临的风险。

德国外长安娜莱娜·贝尔伯克(Annalena Baerbock)在慕尼黑举行的IAA车展上表示:“欧洲汽车行业面临的问题是,我们能否以及如何成为未来的全球领导者。德国汽车工业在价值创造中占很大份额,因此对我们来说,这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安全问题。”

留给大众汽车集团制定正确的电动汽车战略的时间已经不多。一个拐点即将到来,大众汽车集团当前的风险是,被限制在日渐萎缩的内燃机汽车市场,而且缺乏支撑其臃肿结构的销量。

尽管其收入是特斯拉的3倍多,但大众汽车集团的市值还不到这个德克萨斯州竞争对手的1/10,挣扎显而易见。而在中国激烈的价格战中,许多品牌都在亏损销售,其竞争压力亦很明显。

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丹尼尔·罗斯卡(Daniel Roeska)表示,大众汽车集团已经剥离跑车制造商保时捷及其重型卡车子公司Traton的少数股权,如果大众汽车集团开始失去欧洲市场份额,要求其更深度拆分的呼声或许会越来越高。

随着电动汽车成为主流,奥博穆和他的团队寄希望于,大众汽车集团庞大的资源能够获得利用和回报。

“这是一场马拉松。在马拉松比赛中,并不是起跑最快的每个人都能被最先看到,或者最先出现在终点线上。”大众汽车集团(中国)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贝瑞德(Ralf Brandstätter)说。

“压力正在上升”

今年,在欧洲规模最大的国际性车展之一——IAA车展上,中国汽车制造商显示出他们已经准备好向德国发起挑战。

相较于2021年,中国汽车制造商今年在慕尼黑车展上的数量增加了一倍多。比亚迪将旗下海豹轿车定位为特斯拉Model 3和大众汽车集团几款电动汽车的直接竞争对手。该轿车今年晚些时候上市,起价约为4.5万欧元(折合4.8万美元)。

大众汽车集团曾象征着德国战后复苏的经济奇迹,很少有其他公司能与之媲美。但现在,大众汽车集团和德国国家面临的持续挑战交织在一起。

无论是大众汽车集团,还是德国,都受到中国日益增长的工业带来的威胁。中国是德国最大贸易伙伴,2022年大众汽车集团全球交付量近40%来自中国。

此外,在转向依赖软件而非马力的汽车的过程中,德国在适应数字时代方面遇到了困难。

就像德国一样,大众汽车集团很复杂,而且行动缓慢。大众汽车集团全球100多家工厂拥有近70万名员工。从独一无二的兰博基尼超级跑车,到实惠的斯柯达掀背车,再到强大的斯堪尼亚卡车,产品应有尽有。

也正是这种复杂的内部权力动态,阻碍了变革步伐,而几十年的成功则助长了傲慢姿态。

“德国汽车工业与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其他部门紧密相连。目前,汽车生产仍未达到疫情前的水平,这是导致德国工业部门持续疲软的一个重要因素。”彭博经济(Bloomberg Economics)经济学家马丁·阿德默(Martin Ademmer)说。

在政府政策的推动下,中国转向电动汽车的速度比其他国家更快。到2025年,电动汽车将占中国汽车市场总销量的一半。

中国对德国汽车工业霸主地位的威胁在慕尼黑车展得到体现。宝马集团的高管们对上汽名爵赛博斯特(Cyberster)跑车惊叹不已。这款车将于明年开始销售,起价约为5.7万欧元,与宝马汽油动力Z4价格相当。

在比亚迪展台,大众汽车集团首席劳工代表丹妮拉·卡瓦洛(Daniela Cavallo)聚精会神地观看了发布会。

“我们也在努力保持国际竞争力。”德国汽车工业协会主席希尔德加德·穆勒(Hildegard Müller)说,“德国公司主要在海外创造利润,帮助德国留住就业机会。但由于经济增长疲软,加上上述条件不再具有国际竞争力,压力正在上升。”

除少量技术进步外,德国品牌仍在注重传统——当然,这是特斯拉和中国竞争对手无法比拟的。

梅赛德斯-奔驰展示了一辆1970年代测试款C111超级跑车的电动模型。宝马Neue Klasse刻意让人回想起1960年代开创性的汽车系列。大众汽车集团展示了GTI电动汽车概念,让人联想起运动版高尔夫。

“当有疑问时,就扩张”

奥博穆上任迄今已一年,自去年10月敲响警钟后,奥博穆对压力态势的回应轮廓正在成形。其努力举措包括一大批新的合作伙伴、第三次尝试建立一个有竞争力的电动汽车平台,以及对CARIAD管理层进行全面改革。CARIAD是大众汽车集团内部软件开发公司,一直未能跟上特斯拉和其他竞争对手的步伐。

奥博穆在慕尼黑车展上说:“每家公司都必须从自身做起——推动创新、推动开发,最后着力执行。这取决于我们。”

大众汽车集团最激进的举动是,斥资7亿美元,收购中国汽车制造商小鹏汽车近5%的股份。

小鹏汽车在中国电动汽车销量排名前十之外,且处于亏损状态。大众汽车集团愿意收购其股份,是为获得一个技术平台,帮助其快速推出主流电动汽车所付出的代价。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大众汽车集团扭转局面的最后一搏。

小鹏汽车在中国已有3家合作企业。在达成与大众汽车集团的协议之前,它还与一家电池制造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和一家信息娱乐开发商达成了新的合作协议。

不断扩大的中国合作伙伴名单,加深了大众汽车集团在中国的复杂性和纠葛。

55岁的奥博穆自1994年加入培训项目以来,一直在大众汽车集团工作。其应对方式延用了一个熟悉的套路——。对一个经营着10个品牌的汽车集团而言,这是一种常见的策略。

大众汽车集团在结构上倾向于扩张,但主要的权力参与者则热衷于保护自己的地盘,因此,达成协议往往需要长时间的讨价还价。

上述权力参与者包括费迪南德·保时捷(Ferdinand Porsche)的后代。费迪南德创造了标志性的甲壳虫概念车,他热衷于保持股息流动。大众汽车集团总部所在地下萨克森州拥有否决权的关键少数股权。此外,还有强大的工人委员会。

“大众就像一艘大油轮,转个弯都需要时间。”比利时汽车制造商优美科(Umicore)首席执行官马蒂亚斯·米德赖希(Mathias Miedreich)说。该公司与大众汽车集团达成了电池材料供应协议。“当然,一旦油轮开始转向,你就无法阻止它。”

从大众汽车集团在美国的努力可以明显看出,它通过发展来解决问题的倾向。自1970年代末甲壳虫热潮消退以来,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一直难以在美国市场上发挥重要作用。

其在美国市场的最新举措包括——在南卡罗来纳州投资20亿美元新建一家工厂,以重振沉寂40年的越野品牌Scout。

从2026年开始,大众汽车集团计划生产电池驱动的SUV和皮卡,作为对特斯拉赛博皮卡和美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Rivian车型的再一次复古策略回应。

“竞争应该激励我们,而不是吓倒我们”

大众汽车集团向电动汽车的混乱转型,源于柴油车排放作弊丑闻。多年来,该公司一直在推广“清洁柴油”作为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的节能替代品,但最终不得不承认这些说法是假的——数百万辆汽车排放的污染物超标。

“柴油门”丑闻玷污了德国在工程技术方面的声誉,并引发奥博穆前任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领导下的追赶战略。

迪斯——这位前宝马集团高管在柴油车作弊丑闻曝光前不久加入大众汽车集团。他发誓要进行历史性变革,但他激怒了大众汽车集团,尤其是劳资委员会。同时,软件问题导致新车型失败,其他车型推迟上市。

2022年年初,随着大众汽车集团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该公司聘请麦肯锡帮助制定一项修复CARIAD的计划。

由于品牌忠诚度问题,奥迪、保时捷和大众软件部门的开发人员陷入了内讧。他们被打造两个新平台的任务压垮了——一个为奥迪和保时捷服务,另一个为大众汽车集团其他品牌服务。

无效的自上而下决策,加之没有经验监督软件开发的管理人员,使情况变得更糟。

迪斯想要颠覆大众汽车集团的文化——他乘坐冲浪板,在沃尔夫斯堡工厂的运河上疾驰而过,戴上蝙蝠侠面具宣传新车型——但到去年夏天,他那种震慑效应的做法已经不受欢迎。

CARIAD的情况仍然非常糟糕,以至于奥博穆于2022年9月上任后,成立了一个“救星小组”来制定新战略,并在秋天取消了5年财务规划的更新。

作为大众汽车集团的终身员工,奥博穆善于驾驭公司的派系。他也是保时捷品牌负责人,该品牌与保时捷·皮耶希(Porsche-Piech)家族关系密切。

虽然这可能会让沃尔夫斯堡平静下来,但外界质疑,在中国增加更多合作伙伴是否会带来回报,以及奥博穆最终如何从大众基础品牌中获得更多回报,这些举措又与之前未能实现的尝试有何不同?

奥博穆的主要任务,包括修复CARIAD、稳定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在美国实现增长、提高大众品牌的利润率,以及在奥迪打造具有竞争力的电动汽车产品组合。这些任务中,没有一项能一蹴而就。

上任第一年,奥博穆就换掉了奥迪首席执行官,要求大众品牌寻找节省方案,到2026年将收益提高100亿欧元,并对可能的资产出售进行投资组合评估。

尽管大众汽车集团一直被复杂性和权力斗争所困扰,但它有雄厚的财力进行反击。截至今年6月底,其汽车部门的净流动资金为336亿欧元。一年前将保时捷的少数股权上市,如果需要的话,大众汽车集团还有很多其他选择来筹集更多资金。

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在IAA车展上的一次演讲中表示:“竞争应该激励我们,而不是吓倒我们。”

“在1980年代,外界曾说日本汽车将占领所有其他市场。20年后,轮到‘韩国制造’的汽车。而今,据说是中国制造的电动汽车。”

(本文部分内容综合Bloomberg、Forbes、Fox business、The Telegraph、DPA报道,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原文标题:大众帝国的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