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汽车大罢工,中国也会被波及?-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3-12-12 10:32:50

导语

Introduction

史无前例的美国UAW汽车大罢工,甚至间接影响中国。

作者丨石劼、查攸吟

责编丨李思佳

编辑丨靳鹏辉

“这是历史上首次!美国三大汽车公司工人同时罢工。”

“和我中国有什么关系?”

“总统拜登都没办法,被UAW工会主席批评!”

“关我月薪三千什么事?”

大洋彼岸的汽车工人饭碗问题,在我们这儿第一轮冲击只引发了舆论的小水花。然而势头渐渐不对了。

随着“不罢工的600人被裁员”,匪夷所思的故事,开始让中国这边的吃瓜群众感觉不对头。

“听说那边罢工是跟电动化有关,中国也会遇到类似情况吗?”“如果美国产能转移墨西哥,中国产能转移越南,我们会失业吗?”

当韦恩市的密歇根大道上,运送零部件的卡车司机和罢工队伍相互推搡,拜登和工会主席肖恩·费恩打起了嘴炮,万里之外的观众们因为忧患意识,终于开始了焦虑和思考。

无论如何激烈的冲撞,都是汽车行业和宏观格局在剧变的注脚,只是扬起了时代的沙尘。

“绝不只是工资”

故事可以这样简述: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工会(United Automobile Workers,以下简称UAW),共有成员14.6万人,约占美国汽车制造业全部工人数量的56%。因为薪资问题,当地时间9月15日凌晨,UAW正式对美国三大车企——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Stellantis集团发起罢工。

如果你是吃瓜群众,这次罢工大概可以算是“雨女无瓜”。

但如果你的工作与汽车或多或少有些关联,那么这次大罢工背后的深层动因,不可避免也关联到你的饭碗。

因为汽车产业的价值观和逻辑出现内在碰撞,甚至局部的崩坏,这种趋势不是简简单单的“要加薪”问题,也不是用国境线可以避开的。

首先,技术和工艺的进步,已经威胁到就业岗位。

如果翻开任何关于UAW大罢工的评论,都会提到两大趋势的洗牌作用,即电动化和自动化。

我们经常看到先进汽车工厂提到“自动化率95%以上”等骄傲的宣传口吻,但对于打螺丝的工人兄弟来说绝非好事。五年前,德国弗劳恩霍夫工业工程研究院和IG Metall工会给出过数据:

·电动汽车动力总成的零部件数量只有燃油发动机的六分之一,这意味着电动汽车动力总成制造时间将缩短,关联的供应商数量也会变化;

·电动汽车总装时间比当前的燃油动力乘用车减少30%;

·适配电动汽车的电池制造厂较之燃油发动机制造厂,所需的劳动力数量只有后者的五分之一;

·当时汽车产业为德国提供了840,000个就业岗位,其中210,000个就业岗位与动力总成生产制造相关。

最后结论是,到2030年,如果25%新车为完全电气化,15%新车为插电式混合动力车,60%新车仍然是汽油车和柴油车,德国汽车行业将损失75,000个动力总成制造岗位,如果电气化推进速度更快,甚至损失数量将达到100,000个之多,占比8.9~11.9%。

其次,“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思维导致矛盾更加突出。

本次UAW涨薪要求的依据非常容易引发普罗大众的共情:过去4年,美国三大汽车巨头高管涨薪40%,而工人薪资涨幅仅6%,如果跟2008年对比平均时薪,甚至下降了19.3%。

为此,UAW向福特、通用和Stellantis提出,为其成员加薪40%以上和固定福利养老金。

第三,特斯拉的嘚瑟,告诉我们其实光工资高也不顶用,股权激励才是王道。

不少特斯拉粉在欢呼:马斯克才代表汽车发展的未来,“看吧,这次大罢工,特斯拉最受益,因为薪资最良心。”

然而现实是,三大汽车公司的劳动力成本大约为每小时66美元(满足UAW诉求以后,将达到136美元),特斯拉为45美元。以流水线工人时薪计算,UAW工人在19到30美元之间,特斯拉则是21美元。真正能打动特斯拉员工的,并不是固定薪资,而是股票期权。

在美国有一个段子:你害怕股票资产是泡沫财富吗?要知道,美国家庭资产中,股票占比越来越高,泡沫越来越大,1980年2%资产用于投资,2014年33%家庭资产是股票。显然,UAW大罢工所代表的“特斯拉高明”趋势,意味着泡沫程度还在不断增加,背后的风险不言而喻。

一笔六千亿的账?

如果只是逻辑和规则的改变,那也只是定性分析,数据则提供了定量分析的震撼。

UAW在美国汽车行业,影响力远超过多数中国吃瓜群众的想象。因为旗下拥有过半美国汽车工人作为成员,因此经常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给汽车公司施压,每四年和三大汽车公司重新签署一次员工薪资合同。

为什么当地时间9月15日凌晨开始罢工?就是因为四年之约已满,之前的劳资合同于9月14日晚11点59分到期。在2019年9月签署合同时,UAW曾经领导针对通用汽车的40天大罢工,使得后者损失超过36亿美元。

这时候,美国汽车行业将面临两种困境:

困境一,大裁员。

如果电气化和自动化导致汽车行业裁员比例,在美国和在德国一致,那么借用弗劳恩霍夫工业工程研究院的数据,到2030年会有10%左右工人下岗,美国30万名整车生产工人,将有3万人失去自己的饭碗。而三大车企占据美国车市40%左右份额。

困境二,大加薪。

如前文所述,高管虽然有天价薪资,但工人人数超出N个数量级,因而倘若答应了UAW的诉求,三家汽车公司每年劳动力成本会增加450亿至800亿美元(按9月20日汇率,约合人民币3,284亿~5,838亿元)。

车企方面给出的预期则更加可怕。福特CEO吉姆·法利表示,答应UAW的要求“会让公司破产”;通用汽车方面称,UAW的诉求会导致公司损失1,000亿美元。

考虑到立场和出发点问题,我们姑且认为UAW“要加薪”是一笔六千亿的账目。

再考虑到产业上下游,那可绝不止六千亿人民币的损失。

仔细看罢工发起工厂,就会发现很耐人寻味的亮点:位于美国密苏里州温茨维尔的通用汽车装配工厂,生产雪佛兰库罗德皮卡等车型;位于俄亥俄州托莱多的Stellantis组装工厂,生产Jeep牧马人等车型;位于密歇根州韦恩的福特装配厂,生产福特烈马Bronco等车型。

硬派越野SUV或者皮卡,这正是美国车企最畅销、最有利润的车型,UAW可谓卡住了美国汽车产业的“七寸”。

因此牛津经济研究院估计:倘若UAW全面罢工,美国可能有大约三分之一汽车产能停顿(也有观点认为一半产能受影响),不仅给劳动力市场带来压力,也会导致新车价格升高;在年化计算之后,估计导致美国GDP直接减少0.3个百分点,加上间接影响,将达到0.7个百分点。

中国难以置身事外

美国汽车行业是一面旗帜,从之前的“喜爱大排量大空间”影响中国消费者,到美国CAFE排放法规给中国CAFC打样,再到从群雄割据转入合并重组,美国汽车行业的走势多数都成为中国汽车行业的模板或者借鉴。

汽车电动化与制造自动化诚然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也会通过技术工艺的革新惠及产业和消费者,但带来的就业岗位压力、转型压力,成为进步道路上不可忽视的绊脚石。中国汽车已经凭借汽车自动化“换道超车”,燃油车年代留下的诸多小型供应商企业、经销商公司,如何在转型浪潮中自持,俨然已经是严肃课题。发展过程中的平衡与公平问题,从来都是伴随经济增长的“疥藓”。融资和证券财富虽然有利于加速流动和预支,带来的风险也应未雨绸缪。

在参考趋势之外,UAW大罢工也将对中国产生更为现实的影响。

汽车工人的人力成本提升40%,将导致美国车企被迫进一步向外扩散产能,尤其是墨西哥等邻近国家或者地区。明面上,美国本土制造业进一步流失,导致国内失业率反向拉高;暗面上,国内压力的剧增,会使得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竞选时,千方百计甩锅海外,以转移压力。

故而,美国针对以中国为主的海外,从汽车、半导体等焦点行业加码贸易保护措施,几乎是可以预见的大概率事件。美国民间对在美投资的中资制造业,也会加深反感情绪,诸如长期坚挺在美国的福耀玻璃、比亚迪客车,宁德时代叫停美国建厂之后,国轩高科又接过接力棒,都可能面临更多压力。

当不少中国汽车公司将“全球化”作为目标,美国市场也以其规模与多样性成为“终极市场”。从奇瑞当年的“梦幻”,到长城、吉利陆续制定赴美计划,却又因为中美矛盾而搁置;一旦UAW罢工加剧美国一切关于汽车的负面情绪,包括“排华”情绪,中国车企又该如何面对脱钩压力?

密歇根大道的纷乱,不会将抗议横幅和万人咆哮,传递到长春、安亭、武汉、深圳、重庆……但是蝴蝶效应引发的旋风,却已经开始推着阴云席卷全球,将暗影投在大地上。

原文标题:这场汽车大罢工,中国也会被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