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小鹏不省心,李斌不省钱,李想不常联系-华体会hth登录入口

2023-11-30 10:36:41

等理想发布纯电车型之后,李斌、何小鹏和李想,又会是谁联系多一点,谁又联系少一点?

三个“臭皮匠”里,果然只有李斌和何小鹏经常联系。

在新款G9以“夺回上甘岭”的旗号上市之后,还需要抓销量“再战G9”的何小鹏,抽空给李斌带了一句话,“省着点花钱”。有人说,李斌听劝了,但从蔚来的动作来看,李斌确实也没听劝。

蔚来和小鹏,一个不省钱,一个不省心,那边的理想有点“独乐乐”的意思,第50万辆量产车在常州智能制造基地下线,从第一辆车到第50万辆下线,理想花了47个月。

当然,对于何小鹏来说,再也没有比再战G9更重要的事情了。去年9月,小鹏G9上市,紧急48小时进行了价格下调,但是来自用户和市场的批判之声已经席卷而来。何小鹏兜不住,不得不行了一波反思与变革。

何小鹏的反思之后,他为小鹏G9的上市滑铁卢总结了三个词,“顶级的智能、优秀的产品、失败的营销”,他认为这是“非产品力”的失误,而且还很痛心没有让用户享受到一个超越时代的技术领先。

“我在想我们出现了什么问题?怎么能够走出问题?到底在哪些问题解决?说实话,当时我认为公司有六大问题,后来我认为最核心的是组织、经营以及产品规划的问题。在这三个问题上,我后来又再次发现,原来问题在哪里?核心在人上面。”

把核心问题放在人上面之后,何小鹏又在想“人的问题,在谁”。

此后的一年,从组织、产品、技术、营销,何小鹏把团队进行了彻底变革,称得上“壮士断腕”,去年小鹏G9发布时候的还有12位核心高管,今年仅剩2人。一次变革,走掉10个核心高管,放在任何车企来说,都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果然,何小鹏先把“人的问题”解决了,而且还是一个很好的降本增效的手段。小鹏在年报中一直提到,“自成立以来,本集团一直产生经营亏损。”销量承压,毛利率为负等压力之下,砍掉薪资高额的高管们,确实能省下来不少钱。

不过,有着“中国巴菲特”称号的投资大师段永平说,没有什么企业能靠降低成本获得胜利。说到底,还是要看产品能不能有重夺失地的实力。那么,新G9能不能像何小鹏希望的那样“涅槃重生”?

为了彰显新G9“重夺失地”的决心,把上市地点放在了敦煌,“敦煌西望,直取欧洲”。同时,售价比老款砍掉了4.6万元,降价后将标配作为主流,小鹏希望走一条高性价比车型路线。何小鹏表示,新G9是在“加减乘除”后重生。“加”在标配扶摇架构,精准“减”去用户低感知配置,让产品更纯粹更具竞争力。

此外,还标配了智能驾驶和全域800V高压SiC平台,搭载域控智能底盘,在有用、能用、好用、要用的逻辑上,小鹏要做就做好用。

G9的目标是做到“25-30万之间高端智能SUV中国第一”。嗯,限定词还挺多。一般限定词多,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自信并不是那么足够。

新G9能否延带动公司整体销量和业绩回暖?其实不太好说。看一下G9面临的市场环境,竞品众多,蔚来ES6、理想L7、极氪001、阿维塔11、问界M7等车型,聚焦30万元市场。

新G9要从这些已经在市场上打拼出一番成绩的车型里实现跑马圈地,就要看到所剩2名高管名单里的其中一位,负责产品规划、产品组合管理和销售的王凤英的营销手段了。

目前,小鹏G9的销量基本维持在每月销售1000辆左右的水平。今年1-8月,G9累计销量为8008辆。想要让新G9达到何小鹏的预期,王凤英的担子,并不轻。

与此同时,何小鹏也不能高枕无忧,因为晚一年的G9,已经错过太多。

不过,小鹏比蔚来有优势的地方在于,科技的标签已经打了出去。这也是为什么何小鹏劝李斌省钱,但没听的主要原因。李斌想要迫切地给蔚来贴上“技术”的标签。

“总说我们服务好,感觉好像蔚来的技术投入不太够”,李斌挺不服气的。对于很多人劝他省钱,他自有说辞,“其实我掌握的信息比你多很多,做决策时的参考不一样。”

财报显示,蔚来2023年第二季度净亏损60.56亿元,同比扩大119.6%,上半年净亏损为109.26亿元,同比扩大139.07%,亏损仍旧在拉大。今年上半年,蔚来的研发投入高达64.2亿元,超出理想研发投入21亿元,是小鹏的2.4倍。

蔚来的亏损也是三家中最高的,李斌说,目前充电业务是“为数不多不赔钱的业务之一”。即便如此,李斌并不打算缩减研发投入,他保证每季度研发投入30亿元。

“这个研发投入规模在蔚来的承受范围内,也是参与下一阶段智能电动汽车越来越激烈竞争的基本保障。”李斌表示,蔚来愿意通过高投入的研发来换取长期毛利。目前,有限的研发资源已经投入到了12项关键技术领域。

创新科技日活动上,李斌系统梳理了过去几年蔚来的研发布局和成果。涉及芯片和车载智能硬件、电池系统、电驱及高压系统、车辆工程、整车全域操作系统、全景互联、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慧能源、智能制造、人工智能、全球数字运营12项关键技术领域。

李斌表示这12项关键技术可以满足三个维度、九大要素的研发和运营需求,并且还首次公布了“蔚来技术全栈”自研体系。“要想在大众市场做到20%的毛利,就必须做电池、做芯片,否则一点机会都没有。”

蔚来还发布第一款自研芯片产品——激光雷达主控芯片“杨戬”。内部代号为NX6031芯片,采用8核64位的CPU,拥有8采样通道、9Bit采样深度,采样率达1GHz。

李斌认为,“杨戬”只是跑通流程的一款芯片,没有用到芯片团队太多的精力。但是,这颗芯片能让蔚来单颗激光雷达成本下降数百元,一年左右就能收回研发成本。

为了彰显在智能电动汽车领域的底层技术实力,希望有“科技标签”傍身的蔚来,还发布了全域操作系统天枢SkyOS,根据规划,天枢SkyOS全功能量产将在NT3平台车型上实现。

在李斌看来,“我们非常清楚自己的业务边界,未来也只会专注把精力放在研发、充电基础设施和服务用户上,不会进入到与智能电动汽车没有什么关系领域。”

李斌特别希望用这样一场“硬核”的发布会,为蔚来戴上科技标签的帽子,但是在没钱的前提下,有关蔚来“不务正业”的评价又多了起来。

看起来“最不务正业”的是首款手机产品,NIO Phone。性能版、旗舰版、EPedition共7款手机,售价从6499元至7499元不等。一上来就明确表示,做手机不是为了和华为、小米竞争,还是为了用户的需求。

虽然,李斌强调,销量没太高期望,“如果有一半车主买,卖个几十万台就不错了”。不过,开局还算让李斌满意。据说,目前3万台现货手机已经全部售罄。但问题是,除了车主谁会买蔚来的手机呢?劝退的多过于愿意尝鲜的。

“蔚来做手机不是因为手机企业跨界进入汽车行业,也不是靠做手机赚钱,而是蔚来用户需要一款与蔚来汽车无缝连接的手机。”李斌的这个想法,会不会有些一厢情愿了?在一些业余调查里,能和李斌保持一样心态的潜在消费者,其实不多。

蔚来摊子铺得很大,什么都要自己做,资金够不够?彭博社给出的消息,必然是“不够”的。据彭博社报道,蔚来正考虑从投资者再融资约30亿美元。受此消息影响,蔚来美股盘前一度大跌超7%。

不过,6月通过向阿布扎比的CYVN Holdings 出售股票筹集了约7.38亿美元,又发行了10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的蔚来,没承认有这笔30亿美元的融资。但是,业内都在担忧蔚来嘴硬,如果亏损情况不能好转,手上的资金不足以撑很久。就目前的支出和亏损看,三个季度已经是极限。

摊子有必要这么大吗?要不要考虑做一下减法?李斌不同意。

“底层逻辑要想清楚,该做的事情坚决要做,不该做的坚决不做,如果是一件长期中期短期都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坚决投入,如果过于长期我们兼顾不到,只能放弃。”

对于李斌的这份情怀,资本市场没有买单。不过,李斌有自己的“轴”,不管资本市场如何评估蔚来,想要打造护城河的决心不会变。

“在取和舍,在进攻和防守之间,取决于到底用多少时间评估你的战略。”但是,问题是,李斌愿意给蔚来3年或者5年,市场愿意吗?竞争对手愿意吗?

“从竞争角度讲,接下来这两年至关重要,因为前面都是资格赛和淘汰赛,在2024年和2025年决赛开始,竞争会非常激烈。”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表示,并不是每个企业都能够过得了这两年。

在李斌和何小鹏都面临考验的时候,那个不常联系的李想,为理想定下了新的目标,希望继续凭借理想L系列车型,在第四季度挑战4万辆的月交付目标。

不过,李想也不是高枕无忧,理想的“关键先生”美团首席执行官兼理想汽车非执行董事王兴,连续4天减持理想。是不是也有所表明,理想在纯电领域的故事没有那么好讲?

等理想发布纯电车型之后,李斌、何小鹏和李想,又会是谁联系多一点,谁又联系少一点?

原文标题:何小鹏不省心,李斌不省钱,李想不常联系